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1 06:50
金融

美国国债的外国买家都去哪儿了?

包括私人投资者和央行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目前持有的美国国债约占全部未偿付美国国债的30%,这一比例低于10年前的约43%。
美元美国经济能否经受住四重风险叠加的考验?
Chelsey Dulaney,Megumi Fujikawa

■   外国投资者面对美国国债不再是欲罢不能了。这对华盛顿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美国国债市场正处于重大供需变化之中。美联储正在以每月约600亿美元的速度缩减其投资组合。曾是重大需求来源的海外买家——尤其是中国和日本,最近变得没那么可靠了。

与此同时,美国国债供应呈爆炸式增长。美国财政部今年净发行了2万亿美元的新债,如果不考虑2020年的疫情期间借贷狂潮,该数字已创下历史新高。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Brad Setser说:“美债发行量大幅上升,外国需求却没有增加;从一些关键国家的角度来看——尤其是日本和中国,未来他们似乎不太可能成为净买家。”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财政部拍卖的30年期国债需求不温不火,令市场普遍感到恐慌,投资者担心未来还会出现更多供需干扰。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Treasury Borrowing Advisory Committee)最近指出,银行和外国投资者这两大买家的需求正在减弱。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是一个由华尔街高管组成、为财政部提供咨询的组织。

从中期来看,该委员会表示,预计“银行和外国投资者的需求将更加有限”。

因应近期的需求疲软,美国财政部已转向发行需求较高的期限更短的债券,帮助恢复市场稳定。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在10月份飙升至5%以上,目前约为4.4%。

美国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包括私人投资者和央行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目前持有的美国国债约占全部未偿付美国国债的30%,这一比例低于10年前的约43%。

美国财政部上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海外投资者净抛售了24亿美元的长期国债,令持有量降至6.5万亿美元。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按12个月滚动计算(这有助于平滑月度数据的波动性),外国投资者的买进速度已从去年大部分时间超过4,000亿美元的水平放缓至近几个月的3,000亿美元左右。该数据还根据价值的变化进行了调整。

海外需求的构成发生了变化。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欧洲投资者在过去12个月里购买了2,14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拉丁美洲和中东(在石油领域获利颇丰)也进行了增持。这已帮助抵消日本和中国持有量下降1,820亿美元的影响。

对英国投资管理机构Rathbones多资产投资主管David Coombs等一些海外投资者来说,美国政府债券仍是一个不容错过的优质投资标的。

Coombs最近一直在购买美国国债,这是15年来的第一次;他被收益率的上升和以美元敞口增进这些回报的机会所吸引。目前,美国国债占其投资组合的9%,甚至超过了他的英国债券配置比例,在他的固定收益资产总额中占比接近一半。

“在美国,情况看起来或许有点儿暗淡,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你们的情况比我们好得多,”他说。“在这些水平上,你们已经拥有某种真正的价值。”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Pictet)的基金经理Shaniel Ramjee也在上个月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达到5%时加大了购买美国国债的力度。债券收益率随着价格下跌而上升。

Ramjee说,他仍然对美国政府不断扩大的赤字感到担忧。但几乎没有其他发达市场的政府债券能提供与美国国债相媲美的实际收益率,即收益水平超过了预期通胀率。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首席利率策略师Praveen Korapaty说,然而,欧洲私人投资者的需求并不足以抵消长期结构性变化带来的影响;这些变化正在拖累外国对美国国债的需求。

“他们真的改变局面了吗?并没有,”他说。“外资持有的美国国债继续减少,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如此。”

Korapaty认为并不会出现所谓的“需求末日”情境。收益率升高往往会吸引来新的买家,近期的新买家就包括美国散户投资者。

各国央行曾在二十一世纪最初十年和2010年代初大举买入美国国债,而如今它们对美债的需求一直低迷。分析师说,美元走强刺激中国央行和日本央行等许多央行停止增持美国国债,甚至抛售美债。这些央行用抛售美债获得的美元购买本国货币,从而提振本币汇率。

与此同时,中国已使自身储备多样化、不再过于偏重美债,并一直在投资由房地美(Freddie Mac)等美国政府机构支持的、收益率高于国债的债券。根据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中国已净购买了320亿美元的此类债券。


包括银行、退休金机构和保险公司在内的日本私人投资者令人担忧。其中许多投资者大量投资于美国国债,以此规避国内的超低利率,有时甚至是负利率。从这些投资者再加上日本央行的持仓来看,日本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外国持有者,持有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

随着日本终于有望摆脱通货紧缩的漩涡,日本央行已经允许政府债券收益率上升,这应该会鼓励投资者更多的投资于国内政府债券市场。

到目前为止,日本央行此举尚未导致需求发生巨大变化。日本投资者去年净卖出美国长期国债,但在2023年又恢复买入。

All Nippon Asset Management的高管Masatoshi Yamauchi表示,日本的银行继续投资美国国债,但久期有所缩短,而且不对冲外汇风险,对于日本投资者而言,目前对冲汇率风险的成本非常高。但他警告说,这些银行可能很快也会对美国失去兴趣。All Nippon Asset Management的主要客户包括地区性银行。

“它们的需求将下降,”他说,“他们本土市场的利率正变得更具吸引力。”■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1 06:50
金融

美国国债的外国买家都去哪儿了?

包括私人投资者和央行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目前持有的美国国债约占全部未偿付美国国债的30%,这一比例低于10年前的约43%。
美元美国经济能否经受住四重风险叠加的考验?
Chelsey Dulaney,Megumi Fujikawa

■   外国投资者面对美国国债不再是欲罢不能了。这对华盛顿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美国国债市场正处于重大供需变化之中。美联储正在以每月约600亿美元的速度缩减其投资组合。曾是重大需求来源的海外买家——尤其是中国和日本,最近变得没那么可靠了。

与此同时,美国国债供应呈爆炸式增长。美国财政部今年净发行了2万亿美元的新债,如果不考虑2020年的疫情期间借贷狂潮,该数字已创下历史新高。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Brad Setser说:“美债发行量大幅上升,外国需求却没有增加;从一些关键国家的角度来看——尤其是日本和中国,未来他们似乎不太可能成为净买家。”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财政部拍卖的30年期国债需求不温不火,令市场普遍感到恐慌,投资者担心未来还会出现更多供需干扰。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Treasury Borrowing Advisory Committee)最近指出,银行和外国投资者这两大买家的需求正在减弱。财政部借款咨询委员会是一个由华尔街高管组成、为财政部提供咨询的组织。

从中期来看,该委员会表示,预计“银行和外国投资者的需求将更加有限”。

因应近期的需求疲软,美国财政部已转向发行需求较高的期限更短的债券,帮助恢复市场稳定。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在10月份飙升至5%以上,目前约为4.4%。

美国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包括私人投资者和央行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目前持有的美国国债约占全部未偿付美国国债的30%,这一比例低于10年前的约43%。

美国财政部上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海外投资者净抛售了24亿美元的长期国债,令持有量降至6.5万亿美元。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按12个月滚动计算(这有助于平滑月度数据的波动性),外国投资者的买进速度已从去年大部分时间超过4,000亿美元的水平放缓至近几个月的3,000亿美元左右。该数据还根据价值的变化进行了调整。

海外需求的构成发生了变化。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欧洲投资者在过去12个月里购买了2,14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拉丁美洲和中东(在石油领域获利颇丰)也进行了增持。这已帮助抵消日本和中国持有量下降1,820亿美元的影响。

对英国投资管理机构Rathbones多资产投资主管David Coombs等一些海外投资者来说,美国政府债券仍是一个不容错过的优质投资标的。

Coombs最近一直在购买美国国债,这是15年来的第一次;他被收益率的上升和以美元敞口增进这些回报的机会所吸引。目前,美国国债占其投资组合的9%,甚至超过了他的英国债券配置比例,在他的固定收益资产总额中占比接近一半。

“在美国,情况看起来或许有点儿暗淡,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你们的情况比我们好得多,”他说。“在这些水平上,你们已经拥有某种真正的价值。”


瑞士百达资产管理(Pictet)的基金经理Shaniel Ramjee也在上个月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达到5%时加大了购买美国国债的力度。债券收益率随着价格下跌而上升。

Ramjee说,他仍然对美国政府不断扩大的赤字感到担忧。但几乎没有其他发达市场的政府债券能提供与美国国债相媲美的实际收益率,即收益水平超过了预期通胀率。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首席利率策略师Praveen Korapaty说,然而,欧洲私人投资者的需求并不足以抵消长期结构性变化带来的影响;这些变化正在拖累外国对美国国债的需求。

“他们真的改变局面了吗?并没有,”他说。“外资持有的美国国债继续减少,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如此。”

Korapaty认为并不会出现所谓的“需求末日”情境。收益率升高往往会吸引来新的买家,近期的新买家就包括美国散户投资者。

各国央行曾在二十一世纪最初十年和2010年代初大举买入美国国债,而如今它们对美债的需求一直低迷。分析师说,美元走强刺激中国央行和日本央行等许多央行停止增持美国国债,甚至抛售美债。这些央行用抛售美债获得的美元购买本国货币,从而提振本币汇率。

与此同时,中国已使自身储备多样化、不再过于偏重美债,并一直在投资由房地美(Freddie Mac)等美国政府机构支持的、收益率高于国债的债券。根据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中国已净购买了320亿美元的此类债券。


包括银行、退休金机构和保险公司在内的日本私人投资者令人担忧。其中许多投资者大量投资于美国国债,以此规避国内的超低利率,有时甚至是负利率。从这些投资者再加上日本央行的持仓来看,日本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外国持有者,持有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

随着日本终于有望摆脱通货紧缩的漩涡,日本央行已经允许政府债券收益率上升,这应该会鼓励投资者更多的投资于国内政府债券市场。

到目前为止,日本央行此举尚未导致需求发生巨大变化。日本投资者去年净卖出美国长期国债,但在2023年又恢复买入。

All Nippon Asset Management的高管Masatoshi Yamauchi表示,日本的银行继续投资美国国债,但久期有所缩短,而且不对冲外汇风险,对于日本投资者而言,目前对冲汇率风险的成本非常高。但他警告说,这些银行可能很快也会对美国失去兴趣。All Nippon Asset Management的主要客户包括地区性银行。

“它们的需求将下降,”他说,“他们本土市场的利率正变得更具吸引力。”■ 
                                                                                      
 
 读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