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30 19:34
商业与经济

舍弃中国战略的困境

全球投资巨头在亚洲建立独立业务时面临着高风险的平衡行为。
上海舍弃中国战略的困境
杨方曦

■随着几家全球性中国公司的总部迁出中国,高瓴投资和GGV等领先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公司,纷纷扩大其亚洲业务。它们进行这一战略转移的目的,似乎是为了降低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日益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所带来的风险。

但这也引发了一个关键问题:由于这些公司在中国仍有大量资产和投资,这种“舍弃中国战略”能否充分应对它们所面临的复杂挑战,抑或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过去一年,受政府政策指令和国内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在美国备受瞩目的中国公司,纷纷向中国以外的地区扩张,并积极重塑品牌,以摆脱与中国的联系。这些公司在传统上由美国公司主导的领域展开竞争,并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和监管机构的审查。为了更好地与全球市场接轨,减少与中国的联系,这些公司在试图解决国家安全问题的同时,也重新定义自己的注册地,提高自己的声誉。

网上零售商拼多多(PDD.US)旗下成功的跨境电子商务公司Temu,已经删除了母公司的字样,现在自称成立于波士顿。其竞争对手Shein已将总部迁至新加坡,并收购了Forever 21等公司的股份,并期待在美国首次公开募股。TikTok在得克萨斯州的项目(Project Texas)等计划中投入巨资,在美国建设基础设施,以确保其数据存储和管理独立于北京的母公司字节跳动。

现在,与中国有着深厚渊源的大型基金,也开始寻找其中国业务以外的机会。多年来,这些基金在帮助美国股东进入中国最成功的新晋“全球公司”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下,它们也在重新考虑中国战略。

中国基金

在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名单中,红杉资本、GGV和高瓴投资等巨头,在过去二十年通过对中国科技和电子商务公司的投资,利用中国显著的经济增长实现了蓬勃发展。去年红杉资本将三个地区业务分离完全独立运营后,红杉中国公开承诺将继续专注于中国国内投资,支持中国创始人,包括他们走向世界的努力。

与此同时,以投资京东(9618.HK)、腾讯(0700.HK)和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等公司而闻名的GGV和高瓴投资,也重新审视了它们以中国为中心的投资理念。GGV于2023年9月重组为独立的GGV Capital U.S.(专注于在美国的投资)和GGV Capital Asia(专注于该地区,总部设在新加坡)。自 2022 年以来,高瓴投资的HH Capital Investment也在新加坡注册了基金,迁移了高级管理人员,并扩大了在新加坡的办事处。

这一转变反映了他们的目标,即应对地缘政治格局以及美国对投资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长的担忧,特别是考虑到GGV和高瓴投资庞大而重要的美国有限合伙企业基础,其中包括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其他公共机构投资者。尤其是高瓴投资,自从2005年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获得 2,0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开始,至今已发展成为市值1,000亿美元的巨头。

“撤出中国”战略

GGV和高瓴投资都对亚洲业务进行了重组。

高瓴投资和GGV的大多数有限合伙人是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这些大型资产管理公司正在重新考虑中国的风险敞口,并停止在中国进行新的投资,以降低风险,化解经济不确定性造成的影响。拜登政府对美国在华先进技术产业的投资采取新的限制,进一步强化了大型投资者撤离中国的理由。

GGV一直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积极投资者,投资了旷视科技等中国企业,旷视科技是一家人工智能人脸识别软件公司,现已列入美国实体名单。包括GGV在内的几家基金公司收到了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的信函,要求它们提供在中国人工智能、芯片和量子计算领域投资的详细信息。再加上拜登政府的新规,GGV重组成了两家独立公司,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另一家总部在亚洲。

高瓴投资重新定位的时机与其融资周期相吻合。自四年前创纪录的私募股权融资以来,其公共股权表现一直受到更广泛的宏观和市场因素的影响。由于IPO流程的演变,以及从公共资本向私人资本的根本性转变,公开市场作为主要退出策略的吸引力正在减弱。来自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显示,去年高瓴投资的公共投资部门HHLR Advisors资产暴跌三分之一。专注于流动性较低投资的高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资产同期仅增长2.2%,至447亿美元。投资活动也有所放缓:2022年高瓴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交易下降至61笔,较前一年的238笔大幅减少。

声誉潜在风险

不过,当这些中国企业试图改变自己在美国的形象时,由于尝试跟中国身份划清界限,它们在中国政府那里可能也会面临危及长期声誉的潜在风险。

高瓴投资正在采取防范措施。在将两家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公司迁往新加坡之前,它完成了一只以人民币计价的碳中和产业投资基金的首次关账,基金总规模逾40亿元。这可以视作其为了与中国更广泛的目标保持一致,并表明对中国的持续承诺而做出的努力。

高瓴投资两边都不撒手的新尝试,对于它未来的成功究竟是助力还是拖累?

该公司还完成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国际投资,包括以37亿美元收购荷兰电子巨头飞利浦的家电部门。据The Information报道,高瓴投资还与美国医疗服务提供商妙佑医疗国际,以及美国咖啡连锁品牌皮爷咖啡等外国公司达成了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的协议,为它们拓展中国市场提供帮助。

即便取得了这些“胜利”,高瓴投资仍在凭借其在中国市场的专长筹集资金。它目前正在筹集一只数十亿美元的基金,目标是被低估的中国股票,这一机会主义举动与中国政府振兴实体经济的努力背道而驰。此举也表明,高瓴投资还没有准备好将重心完全从中国转移出去。

在中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全球化格局不断变化的背景下,GGV和高瓴投资这样的基金,以及Temu、Shein和TikTok这样的公司,将会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十字路口,需要兼顾截然不同的优先事项。它们必须想办法在与中国的联系和全球抱负之间取得平衡,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同时兼顾投资者的期待。

它们创造新的业绩记录和获得核心优势的能力将至关重要,这样就能确保它们在目标市场的成功,重新定义它们的企业形象,并为全球商业和投资实践树立新的标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30 19:34
商业与经济

舍弃中国战略的困境

全球投资巨头在亚洲建立独立业务时面临着高风险的平衡行为。
上海舍弃中国战略的困境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杨方曦

■随着几家全球性中国公司的总部迁出中国,高瓴投资和GGV等领先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公司,纷纷扩大其亚洲业务。它们进行这一战略转移的目的,似乎是为了降低北京与华盛顿之间日益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所带来的风险。

但这也引发了一个关键问题:由于这些公司在中国仍有大量资产和投资,这种“舍弃中国战略”能否充分应对它们所面临的复杂挑战,抑或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过去一年,受政府政策指令和国内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在美国备受瞩目的中国公司,纷纷向中国以外的地区扩张,并积极重塑品牌,以摆脱与中国的联系。这些公司在传统上由美国公司主导的领域展开竞争,并吸引了媒体的关注和监管机构的审查。为了更好地与全球市场接轨,减少与中国的联系,这些公司在试图解决国家安全问题的同时,也重新定义自己的注册地,提高自己的声誉。

网上零售商拼多多(PDD.US)旗下成功的跨境电子商务公司Temu,已经删除了母公司的字样,现在自称成立于波士顿。其竞争对手Shein已将总部迁至新加坡,并收购了Forever 21等公司的股份,并期待在美国首次公开募股。TikTok在得克萨斯州的项目(Project Texas)等计划中投入巨资,在美国建设基础设施,以确保其数据存储和管理独立于北京的母公司字节跳动。

现在,与中国有着深厚渊源的大型基金,也开始寻找其中国业务以外的机会。多年来,这些基金在帮助美国股东进入中国最成功的新晋“全球公司”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下,它们也在重新考虑中国战略。

中国基金

在字节跳动的投资者名单中,红杉资本、GGV和高瓴投资等巨头,在过去二十年通过对中国科技和电子商务公司的投资,利用中国显著的经济增长实现了蓬勃发展。去年红杉资本将三个地区业务分离完全独立运营后,红杉中国公开承诺将继续专注于中国国内投资,支持中国创始人,包括他们走向世界的努力。

与此同时,以投资京东(9618.HK)、腾讯(0700.HK)和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等公司而闻名的GGV和高瓴投资,也重新审视了它们以中国为中心的投资理念。GGV于2023年9月重组为独立的GGV Capital U.S.(专注于在美国的投资)和GGV Capital Asia(专注于该地区,总部设在新加坡)。自 2022 年以来,高瓴投资的HH Capital Investment也在新加坡注册了基金,迁移了高级管理人员,并扩大了在新加坡的办事处。

这一转变反映了他们的目标,即应对地缘政治格局以及美国对投资中国科技公司日益增长的担忧,特别是考虑到GGV和高瓴投资庞大而重要的美国有限合伙企业基础,其中包括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其他公共机构投资者。尤其是高瓴投资,自从2005年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获得 2,0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开始,至今已发展成为市值1,000亿美元的巨头。

“撤出中国”战略

GGV和高瓴投资都对亚洲业务进行了重组。

高瓴投资和GGV的大多数有限合伙人是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这些大型资产管理公司正在重新考虑中国的风险敞口,并停止在中国进行新的投资,以降低风险,化解经济不确定性造成的影响。拜登政府对美国在华先进技术产业的投资采取新的限制,进一步强化了大型投资者撤离中国的理由。

GGV一直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积极投资者,投资了旷视科技等中国企业,旷视科技是一家人工智能人脸识别软件公司,现已列入美国实体名单。包括GGV在内的几家基金公司收到了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的信函,要求它们提供在中国人工智能、芯片和量子计算领域投资的详细信息。再加上拜登政府的新规,GGV重组成了两家独立公司,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另一家总部在亚洲。

高瓴投资重新定位的时机与其融资周期相吻合。自四年前创纪录的私募股权融资以来,其公共股权表现一直受到更广泛的宏观和市场因素的影响。由于IPO流程的演变,以及从公共资本向私人资本的根本性转变,公开市场作为主要退出策略的吸引力正在减弱。来自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显示,去年高瓴投资的公共投资部门HHLR Advisors资产暴跌三分之一。专注于流动性较低投资的高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资产同期仅增长2.2%,至447亿美元。投资活动也有所放缓:2022年高瓴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交易下降至61笔,较前一年的238笔大幅减少。

声誉潜在风险

不过,当这些中国企业试图改变自己在美国的形象时,由于尝试跟中国身份划清界限,它们在中国政府那里可能也会面临危及长期声誉的潜在风险。

高瓴投资正在采取防范措施。在将两家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公司迁往新加坡之前,它完成了一只以人民币计价的碳中和产业投资基金的首次关账,基金总规模逾40亿元。这可以视作其为了与中国更广泛的目标保持一致,并表明对中国的持续承诺而做出的努力。

高瓴投资两边都不撒手的新尝试,对于它未来的成功究竟是助力还是拖累?

该公司还完成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国际投资,包括以37亿美元收购荷兰电子巨头飞利浦的家电部门。据The Information报道,高瓴投资还与美国医疗服务提供商妙佑医疗国际,以及美国咖啡连锁品牌皮爷咖啡等外国公司达成了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的协议,为它们拓展中国市场提供帮助。

即便取得了这些“胜利”,高瓴投资仍在凭借其在中国市场的专长筹集资金。它目前正在筹集一只数十亿美元的基金,目标是被低估的中国股票,这一机会主义举动与中国政府振兴实体经济的努力背道而驰。此举也表明,高瓴投资还没有准备好将重心完全从中国转移出去。

在中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全球化格局不断变化的背景下,GGV和高瓴投资这样的基金,以及Temu、Shein和TikTok这样的公司,将会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十字路口,需要兼顾截然不同的优先事项。它们必须想办法在与中国的联系和全球抱负之间取得平衡,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同时兼顾投资者的期待。

它们创造新的业绩记录和获得核心优势的能力将至关重要,这样就能确保它们在目标市场的成功,重新定义它们的企业形象,并为全球商业和投资实践树立新的标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