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19 11:59
艺术风尚

关于阅读的随想

范庭略:空间的氛围感、社交的情谊亦或是算法的高效,在今天,我们因为什么而阅读?
书在美食阅读中重返寻味旅途
范庭略

■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我去了路易威登在张园的旅行家空间,彼得猫和他的朋友令狐磊正在这里举办今年第一场的换书活动。

我一直跟他们说,他们把我的创意给发扬光大了。因为我参加的某个读书群在三年前大家都特别渴望见面与交流的时候,想到过一个群友聚会的方式,就是每个人带一本书然后再带一瓶酒,选择一个可以聚会的地方,每人可以用五分钟的时间来介绍自己带来的书,当然自己带来的酒就不用介绍了,因为聚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开喝了。大家抽签看看自己可以跟谁交换今天带来的书,然后一边喝酒一边介绍自己带来的每本书。

当然这样的聚会也没有罗伯特议事规则,往往是所有的书都被介绍一遍之后,有的朋友就已经喝多了。这种“诗酒年华”的聚会成为了一种回忆特殊时期的很有温度的往事。

不过我必须要承认彼得猫做得换书活动更有社交意义,因为他们每次的海报更为精美,譬如这次的活动就叫“读上阁楼”,正好也是因为路易威登的旅行家空间在三楼有一个宽敞的房间。这几天电视剧《繁花》热播之后,每一个朋友似乎都会想起金宇澄老师在书的开头所说的那句话:“独上阁楼,最好是夜里”。每次换书活动来的人都很多样,彼得猫要求每一个人在纸条上都写一段话来介绍自己带来这本书的理由,以及这本书的优秀之处。这样的聚会成了年轻朋友们的社交活动,因为彼得猫每次都可以找来更为优雅的聚会场所,而每次令狐磊的主持也是那么的专业和热情。

我的一位北京朋友每次看完一本书,他都会在朋友圈写上一段话,开头都是“这是今年读的第几本书”,然后是他对他读完这本书的评价。我一直在看他的读后感,印象中他每年都会看四五十本书,他这样的阅读记录已经坚持了五六年了。总觉得在豆瓣上每本书后面的读后感里面,充满了那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激昂,这种积极而热情的读书态度已经不适合喜欢独自阅读的我了。

当然,我更多的朋友也有很多买过就算读过的那种情景。有的时候就会有人问,这些人买了那么多书,他们究竟看得过来吗?后来在某个视频里面看到梁文道老师对这个现象做了一个精彩回答。他说对于那些爱看书的人来讲,他买的那些书就是他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期盼,或者说是一种愿望。至于他是不是都要看完,那就是属于他自己对于他未来生活的规划了。原话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总之那种风吹哪页读哪页的潇洒,也算是为买书者做了一个美好的用户画像。

也是在上周,建筑设计师俞挺的新作,上海书城的改造工程正式官宣了。其实在去年10月29日的晚上,我还专门跑到书城去拍了一段小视频发了出来。记得当时我发的视频的标题是《谁还在买书?》,因为站在书城出口处的马路对面,可以清楚看到出来的每一位客人是不是手里捧着新买的书。书城门口的计数器上面显示着那两天大概来了三万多人,想想我自己已经快有十年没进过这个书城了。对于这种宏大知识宫殿的胆怯一直弥漫在心头,也许是因为大概率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书。

我们周围很多朋友都是在二十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被当当网的便捷性给俘获,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开始了网上购物。大概在十年前,朋友介绍了一个很有趣的app,叫“晒书房”。它会用扫描二维码的方式扫描书后面的条形码,然后自动将这本书归类在你自己的网上书架里面。然后按照不同的IP地址来对你所在的地区进行划分,也会因为不同的人买了同一本书而作出一个新书推荐。一开始还觉得这个app很具有社交属性,因为中国古人讲的“雪夜读禁书”的快感完全不适合今天的社交媒体。不过用久了慢慢就会发现这个app的特点:当每个人的书架上摆放了一定数量的书之后,它会开始自动向你推荐一些可能感兴趣的新近上市书目,如果在推荐书单里面下单,还会自动链接到各大网店平台。

我觉得这个功能应该就是传统书店与网上书店最大的不同,也是传统书店慢慢被历史所淘汰的一个主要原因吧!因为根据数据的读取,每个人的读书兴趣以及购书方向,大概要比我们在一个巨大的书城几层楼中间跑来跑去方便多了。人们都说时代的进步是因为懒人越来越多所致,不过从买书这件事情上来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在无数个书架里面寻找一本自己心仪的书籍的。不过后来这个app无疾而终,也是件令人惋惜的事情。

在介绍俞挺作品的文章里面,谈到了他关于书店设计的一个很有趣的观点。俞挺认为书店不是给读书人准备的,只有让不读书的人走进书店,这样才能够拯救书店。这个道理很像在沙漠里面把鞋子卖给谁的讨论。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是在2013年他在上海的泰晤士小镇给钟书阁做的第一个书店设计,后来他又接着设计了好几家钟书阁的书店。今天我再去找回那些书店的图片,觉得他一直都抱着这样的观点在寻找书店空间设计的突破。后来他又开始给朵云系列的书店做设计。不过当我看到天津钟书阁开业之后的现场图片,我对设计师心目中的最美书店开始有了一些慢慢的改变,如果书店的经营者都开始奔着《星球大战》一般的宏大叙事而去,说明人们对于巍峨知识宫殿的追求从来都没有改变。

不过这次俞挺对于上海书城的改造让我最为赞叹的地方,就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一家书店有这么大片的落地玻璃了。在上海书城四楼与五楼的中庭9米高的玻璃,已经成为了一间可以看得到风景的书店,书店有这样的通高玻璃,让阅读者坐在阳光下面看书,这样的场景,之前我只在深圳的物质生活书吧看过,后来再也没有看到过书店里面有那么好的阳光了。

当今天书店的功能从买书的场景过渡到知识分享的平台的时候,那种巍峨的书山似乎已经慢慢让位给一格一格的简单书架了,人们在书店里面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种社交的文化场景,其实真正的购买行为已经早被互联网的技术所取代了。

最近看到一份图书行业关于购书渠道的分析报告,从图书销售的渠道码洋的构成来看,今天平台电商已经成为了出版行业最大的渠道,比重已经超过了41.46%,而短视频电商则是占了26.67%,而实体书店的比例仅占11.93%。从东方甄选开始推出5000册好书1元领的推广活动开始,之前还有过亿元直播专场,据说是三十多家出版社,准备了50万册图书在10元以下,其中10万册书的价格在1元。接着就是看到了电商行业推出的仅退款的服务内容。作家吴晓波在无奈面对盗版书狂潮之后,再次遭遇这个对于图书出版业伤害极大的商业杀手锏,以至于全部的电商平台都开始跟进,然而出版社却避之不及。因为今天图书销售的线上比例已经达到了六至八成之多。

当年贝索斯从一家网上书店开始做起,二十多年的时间把亚马逊发展成为一家市值超过一万五千亿美元的超级企业。不能不说,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出版行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看看狄更斯在小说《双城记》开头写的那段话是不是很有见地?“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自从2023年6月亚马逊关闭了中国的电子书商店之后,更多的中国读者涌向了微信读书的电子阅读。其实时代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我们可以抱怨的应该也只有自己看的书还不够多。

2010年4月3日,苹果公司开始销售第一款iPad平板电脑,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景象,一个异常漂亮的屏幕出现在人们的眼中,人们再一次开始期待iPad的电子书可以拯救传统的出版业。大众总是希望有一个天神一样的产品可以出来拯救这个人类文明的瑰宝,虽然亚马逊的Kindle从开始的第一天就被同样的一批人认为会消灭纸质出版物,这么多年大家相安无事,Kindle既没有拯救传统的出版业,更没有消灭传统的出版物,反而是高科技芯片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现在轮到全世界的出版社又要开始跟谷歌以及OpenAI这样科技新势力“做斗争”了。出版社坚持版权内容需要付费,而高科技公司则是威胁出版社,如果不给使用内容,那么以后很难在互联网上找到这些内容。

在西方年轻人都在广泛使用的TikTok上面,超过十亿的普通用户正在给出版业留下他们自己的痕迹,他们大部分都在使用#BookTok的标签对书籍进行评论,带有这样标签的视频观看次数接近1800亿次,如果再加上#reading、books以及literature等标签的话,那么浏览量将会超过2400亿次。这样的数据让人们感到传统的阅读方式以及出版方式都在发生改变,而这样的改变也促使书店里面开始摆放一些写着“那些在TikTok上看到的书”的新书海报了。美国有奥普拉,中国有樊登或者董宇辉,名人们都在利用影响力最广泛的互联网工具在推荐各种他们所喜欢推荐的书,但是互联网的短视频里面还有更多的普通人也在推荐他们爱看的书。

我们从如何选择一家时尚的餐厅,到如何点一份合适又热乎的外卖,或者我们需要看什么最时髦的话题,以及要看一部最受关注或者最热播的影视作品,这一切的选择背后统统都是由数学计算公式所决定的算法,在计算如何投喂给嗷嗷待哺的人们,包括我之前所说的我们需要买什么新书。以至于我们要听什么歌,或者我们要关注哪些人的朋友圈,这些也都是一个经过算法不断编织以及不断收紧的互联网的层层过滤。这个时候突然想起要看一本书,我们肯定会先去豆瓣或者知乎、小红书上面查找一下其他人的评论以及是几颗星,我们终于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完成了让计算机控制了我们的品味以及我们的生活的全过程。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希望在阅读中寻找各种生活中的可能性以及想象,然而今天看来这些的努力似乎都是一种徒劳无功的折腾。

换书活动让我们仿佛重新又回到了经典阅读的美好之中,那种歌颂印刷技术的美好以及装订工艺的考究,以及我们跟闪闪发亮的电子屏幕的反差。小众的、复古的、墨水与纸张的气味还有感觉,还有一本书在手中沉甸甸的份量,这些都是我们试图去拯救书籍作为美丽事物的一种努力。当我们看到各种拯救书店以及拯救出版行业的这种大命题的时候,也迅速明白了当年堂吉诃德冲向风车的时候的无力感与挫败感,而此时我的眼前居然浮现出1998年电影《电子情书》里面那个与汤姆•汉克斯所代表的连锁大书店竞争的独立书店的美女经营者梅格•瑞恩。

俄罗斯诗人Osip Mandelstam说,“命运并不是一种神秘的外力,而是一个人的本性以及他所生活的时代的基本趋势的总和。”当换书活动结束的时候,大家站在露台上向外望去,张园虽然没有王家卫经典镜头中展现的屋顶连成一片的落日余晖,但是南京西路众多高楼大厦的所构成的美妙天际线,似乎又在勾勒出文明的另外一种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19 11:59
艺术风尚

关于阅读的随想

范庭略:空间的氛围感、社交的情谊亦或是算法的高效,在今天,我们因为什么而阅读?
书在美食阅读中重返寻味旅途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范庭略

■一个温暖的周末下午,我去了路易威登在张园的旅行家空间,彼得猫和他的朋友令狐磊正在这里举办今年第一场的换书活动。

我一直跟他们说,他们把我的创意给发扬光大了。因为我参加的某个读书群在三年前大家都特别渴望见面与交流的时候,想到过一个群友聚会的方式,就是每个人带一本书然后再带一瓶酒,选择一个可以聚会的地方,每人可以用五分钟的时间来介绍自己带来的书,当然自己带来的酒就不用介绍了,因为聚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开喝了。大家抽签看看自己可以跟谁交换今天带来的书,然后一边喝酒一边介绍自己带来的每本书。

当然这样的聚会也没有罗伯特议事规则,往往是所有的书都被介绍一遍之后,有的朋友就已经喝多了。这种“诗酒年华”的聚会成为了一种回忆特殊时期的很有温度的往事。

不过我必须要承认彼得猫做得换书活动更有社交意义,因为他们每次的海报更为精美,譬如这次的活动就叫“读上阁楼”,正好也是因为路易威登的旅行家空间在三楼有一个宽敞的房间。这几天电视剧《繁花》热播之后,每一个朋友似乎都会想起金宇澄老师在书的开头所说的那句话:“独上阁楼,最好是夜里”。每次换书活动来的人都很多样,彼得猫要求每一个人在纸条上都写一段话来介绍自己带来这本书的理由,以及这本书的优秀之处。这样的聚会成了年轻朋友们的社交活动,因为彼得猫每次都可以找来更为优雅的聚会场所,而每次令狐磊的主持也是那么的专业和热情。

我的一位北京朋友每次看完一本书,他都会在朋友圈写上一段话,开头都是“这是今年读的第几本书”,然后是他对他读完这本书的评价。我一直在看他的读后感,印象中他每年都会看四五十本书,他这样的阅读记录已经坚持了五六年了。总觉得在豆瓣上每本书后面的读后感里面,充满了那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激昂,这种积极而热情的读书态度已经不适合喜欢独自阅读的我了。

当然,我更多的朋友也有很多买过就算读过的那种情景。有的时候就会有人问,这些人买了那么多书,他们究竟看得过来吗?后来在某个视频里面看到梁文道老师对这个现象做了一个精彩回答。他说对于那些爱看书的人来讲,他买的那些书就是他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期盼,或者说是一种愿望。至于他是不是都要看完,那就是属于他自己对于他未来生活的规划了。原话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总之那种风吹哪页读哪页的潇洒,也算是为买书者做了一个美好的用户画像。

也是在上周,建筑设计师俞挺的新作,上海书城的改造工程正式官宣了。其实在去年10月29日的晚上,我还专门跑到书城去拍了一段小视频发了出来。记得当时我发的视频的标题是《谁还在买书?》,因为站在书城出口处的马路对面,可以清楚看到出来的每一位客人是不是手里捧着新买的书。书城门口的计数器上面显示着那两天大概来了三万多人,想想我自己已经快有十年没进过这个书城了。对于这种宏大知识宫殿的胆怯一直弥漫在心头,也许是因为大概率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书。

我们周围很多朋友都是在二十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被当当网的便捷性给俘获,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地开始了网上购物。大概在十年前,朋友介绍了一个很有趣的app,叫“晒书房”。它会用扫描二维码的方式扫描书后面的条形码,然后自动将这本书归类在你自己的网上书架里面。然后按照不同的IP地址来对你所在的地区进行划分,也会因为不同的人买了同一本书而作出一个新书推荐。一开始还觉得这个app很具有社交属性,因为中国古人讲的“雪夜读禁书”的快感完全不适合今天的社交媒体。不过用久了慢慢就会发现这个app的特点:当每个人的书架上摆放了一定数量的书之后,它会开始自动向你推荐一些可能感兴趣的新近上市书目,如果在推荐书单里面下单,还会自动链接到各大网店平台。

我觉得这个功能应该就是传统书店与网上书店最大的不同,也是传统书店慢慢被历史所淘汰的一个主要原因吧!因为根据数据的读取,每个人的读书兴趣以及购书方向,大概要比我们在一个巨大的书城几层楼中间跑来跑去方便多了。人们都说时代的进步是因为懒人越来越多所致,不过从买书这件事情上来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在无数个书架里面寻找一本自己心仪的书籍的。不过后来这个app无疾而终,也是件令人惋惜的事情。

在介绍俞挺作品的文章里面,谈到了他关于书店设计的一个很有趣的观点。俞挺认为书店不是给读书人准备的,只有让不读书的人走进书店,这样才能够拯救书店。这个道理很像在沙漠里面把鞋子卖给谁的讨论。我最初认识他的时候,是在2013年他在上海的泰晤士小镇给钟书阁做的第一个书店设计,后来他又接着设计了好几家钟书阁的书店。今天我再去找回那些书店的图片,觉得他一直都抱着这样的观点在寻找书店空间设计的突破。后来他又开始给朵云系列的书店做设计。不过当我看到天津钟书阁开业之后的现场图片,我对设计师心目中的最美书店开始有了一些慢慢的改变,如果书店的经营者都开始奔着《星球大战》一般的宏大叙事而去,说明人们对于巍峨知识宫殿的追求从来都没有改变。

不过这次俞挺对于上海书城的改造让我最为赞叹的地方,就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一家书店有这么大片的落地玻璃了。在上海书城四楼与五楼的中庭9米高的玻璃,已经成为了一间可以看得到风景的书店,书店有这样的通高玻璃,让阅读者坐在阳光下面看书,这样的场景,之前我只在深圳的物质生活书吧看过,后来再也没有看到过书店里面有那么好的阳光了。

当今天书店的功能从买书的场景过渡到知识分享的平台的时候,那种巍峨的书山似乎已经慢慢让位给一格一格的简单书架了,人们在书店里面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种社交的文化场景,其实真正的购买行为已经早被互联网的技术所取代了。

最近看到一份图书行业关于购书渠道的分析报告,从图书销售的渠道码洋的构成来看,今天平台电商已经成为了出版行业最大的渠道,比重已经超过了41.46%,而短视频电商则是占了26.67%,而实体书店的比例仅占11.93%。从东方甄选开始推出5000册好书1元领的推广活动开始,之前还有过亿元直播专场,据说是三十多家出版社,准备了50万册图书在10元以下,其中10万册书的价格在1元。接着就是看到了电商行业推出的仅退款的服务内容。作家吴晓波在无奈面对盗版书狂潮之后,再次遭遇这个对于图书出版业伤害极大的商业杀手锏,以至于全部的电商平台都开始跟进,然而出版社却避之不及。因为今天图书销售的线上比例已经达到了六至八成之多。

当年贝索斯从一家网上书店开始做起,二十多年的时间把亚马逊发展成为一家市值超过一万五千亿美元的超级企业。不能不说,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出版行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看看狄更斯在小说《双城记》开头写的那段话是不是很有见地?“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自从2023年6月亚马逊关闭了中国的电子书商店之后,更多的中国读者涌向了微信读书的电子阅读。其实时代是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我们可以抱怨的应该也只有自己看的书还不够多。

2010年4月3日,苹果公司开始销售第一款iPad平板电脑,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景象,一个异常漂亮的屏幕出现在人们的眼中,人们再一次开始期待iPad的电子书可以拯救传统的出版业。大众总是希望有一个天神一样的产品可以出来拯救这个人类文明的瑰宝,虽然亚马逊的Kindle从开始的第一天就被同样的一批人认为会消灭纸质出版物,这么多年大家相安无事,Kindle既没有拯救传统的出版业,更没有消灭传统的出版物,反而是高科技芯片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现在轮到全世界的出版社又要开始跟谷歌以及OpenAI这样科技新势力“做斗争”了。出版社坚持版权内容需要付费,而高科技公司则是威胁出版社,如果不给使用内容,那么以后很难在互联网上找到这些内容。

在西方年轻人都在广泛使用的TikTok上面,超过十亿的普通用户正在给出版业留下他们自己的痕迹,他们大部分都在使用#BookTok的标签对书籍进行评论,带有这样标签的视频观看次数接近1800亿次,如果再加上#reading、books以及literature等标签的话,那么浏览量将会超过2400亿次。这样的数据让人们感到传统的阅读方式以及出版方式都在发生改变,而这样的改变也促使书店里面开始摆放一些写着“那些在TikTok上看到的书”的新书海报了。美国有奥普拉,中国有樊登或者董宇辉,名人们都在利用影响力最广泛的互联网工具在推荐各种他们所喜欢推荐的书,但是互联网的短视频里面还有更多的普通人也在推荐他们爱看的书。

我们从如何选择一家时尚的餐厅,到如何点一份合适又热乎的外卖,或者我们需要看什么最时髦的话题,以及要看一部最受关注或者最热播的影视作品,这一切的选择背后统统都是由数学计算公式所决定的算法,在计算如何投喂给嗷嗷待哺的人们,包括我之前所说的我们需要买什么新书。以至于我们要听什么歌,或者我们要关注哪些人的朋友圈,这些也都是一个经过算法不断编织以及不断收紧的互联网的层层过滤。这个时候突然想起要看一本书,我们肯定会先去豆瓣或者知乎、小红书上面查找一下其他人的评论以及是几颗星,我们终于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完成了让计算机控制了我们的品味以及我们的生活的全过程。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希望在阅读中寻找各种生活中的可能性以及想象,然而今天看来这些的努力似乎都是一种徒劳无功的折腾。

换书活动让我们仿佛重新又回到了经典阅读的美好之中,那种歌颂印刷技术的美好以及装订工艺的考究,以及我们跟闪闪发亮的电子屏幕的反差。小众的、复古的、墨水与纸张的气味还有感觉,还有一本书在手中沉甸甸的份量,这些都是我们试图去拯救书籍作为美丽事物的一种努力。当我们看到各种拯救书店以及拯救出版行业的这种大命题的时候,也迅速明白了当年堂吉诃德冲向风车的时候的无力感与挫败感,而此时我的眼前居然浮现出1998年电影《电子情书》里面那个与汤姆•汉克斯所代表的连锁大书店竞争的独立书店的美女经营者梅格•瑞恩。

俄罗斯诗人Osip Mandelstam说,“命运并不是一种神秘的外力,而是一个人的本性以及他所生活的时代的基本趋势的总和。”当换书活动结束的时候,大家站在露台上向外望去,张园虽然没有王家卫经典镜头中展现的屋顶连成一片的落日余晖,但是南京西路众多高楼大厦的所构成的美妙天际线,似乎又在勾勒出文明的另外一种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