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4-01-16 12:01
商业与经济

波音恢复向中国交付MAX飞机面临更长等待

在阿拉斯加航空运营的波音飞机发生应急舱门高空脱落事件后,中国计划对未交付的波音飞机进行更多安全检查。
波音第三财季亏损33亿美元,受国防部门开支拖累
Yoko Kubota,Raffaele Huang

■在本月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应急舱门脱落事件发生后,外界期待已久的波音公司(Boeing)恢复向中国交付737 MAX飞机的计划再度面临延期,时值这家飞机制造商原本有望受益于中美关系的解冻。

熟悉内情的人士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已准备好最早于今年1月份接收波音飞机。南方航空是已订购MAX但未获交付的数家中国航空公司之一。知情人士说,阿拉斯加航空事件发生后,南方航空正计划对这些未交付的波音飞机进行更多安全检查,尽管这些飞机的型号并非此次航空事件所涉机型MAX 9。

目前还无法确定这些额外检查可能需要多长时间,但这给交付时间增加了不确定性。自737 MAX 8发生两起致命坠机事故以来,中国政府已将这类飞机的交付冻结数年。

知情人士称,中国航空监管机构还指示国内航空公司对各自的波音737 MAX机队进行预防性安全检查。中国的航空公司机队中没有波音MAX 9机型。

波音公司不予置评。南方航空和中国民用航空局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周一,波音发给员工的备忘录称,正在对其737生产线进行额外检查,并增派员工检查门塞和Spirit AeroSystems的其它工作,Spirit为波音供应机身。波音和航空公司仍在制定针对停飞的MAX 9飞机的检查流程,以便它们能够重新投入运营。

恢复737 MAX飞机的交付是波音使在华业务重回正轨的关键一步。该公司预测,在未来20年内,中国市场将占全球飞机交付量的五分之一。

在波音着力恢复中国监管机构和消费者对其飞机的信心之际,这次新一轮交付延期是该公司在中国遭遇的最新打击。多年来,中美关系的动荡令企业深受其害,波音也因此陷入困局。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于去年11月会晤后,双边关系得以重启,但两国关系依然微妙,北京方面将对台湾选举结果作何反应仍有待观察。

Asia Aviation Valuation Advisors主席David Yu说,北京方面可能会谨慎回应此次航空事故,以免破坏双边关系。他说,中方不想在此时搞砸。

迄今为止,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公开场合一直对阿拉斯加航空事故保持沉默。一位知情人士说,中方在等待美国对这起事故更为明确的调查结果,暂不采取进一步的实质性行动。

中国驻美国大使谢锋最近在谈到中国政府为促进两国交流与合作所采取的措施时提到了波音。在1月9日发布的一个视频中,谢锋在纪念中美建交45周年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时称,中国支持国内所有波音737 MAX型飞机恢复运营。中国于2019年停飞了737 MAX飞机,2023年1月将其重新投入使用。

波音与中国的关系

在多年间,波音曾是美国最大的对华出口商,飞机曾位列美国最大的对华出口品类之列。

过去50年,波音在助力中国打造本国商业航空产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帮助培训中国的航空领域管理人员和飞行员,从中国供应商处采购更多零部件。波音还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事宜为其进行过游说。

近年来,这种态势在中美关系大幅恶化的情况下发生了变化,对波音来说,中国成为了一个风险来源。

在两起737 MAX 8致命坠机事故发生后,2019年,中国成为率先停飞该机型的国家,此决定影响了中国航司当时运营的近100架喷气式飞机。那一年,综合来看,中国三大航空公司机队中空客(Airbus)飞机的总量超过了波音。波音的对华商用飞机销售放缓到寥寥无几的程度,其欧洲同行空客则收到数百架喷气式飞机的订单。


航空航天咨询公司AeroDynamic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Richard Aboulafia说,围绕波音的相关问题在中国被政治化了。

自从737 MAX在中国复飞以来,波音一直在寻求恢复向中国客户交付积压的订单,但中国政府迟迟没有批准。

根据波音最新的财务报告,截至去年9月,约有85架波音737飞机等待向中国交付。波音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去年10月表示,该公司正与中国客户密切合作,商讨恢复交付的时间。

波音和南方航空曾讨论过在去年第三季度恢复交付。但知情人士说,当时中国政府未批准南方航空进口这些波音飞机。

关系开始解冻

转折点出现在去年11月于加州举行的习拜会,此次峰会旨在稳定动荡的中美双边关系。几周后,负责737复飞工作的波音高管Mike Fleming与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官员在北京举行了会面。根据中国民航局的一份新闻稿,Fleming当时告诉这些官员,波音对其在中国的发展仍持乐观态度。

一位知情人士说,不久之后,中国民航局通知波音说飞机交付已获中方批准。航空业刊物《The Air Current气流》早些时候报道了中国民航局对波音飞机交付的批准。

据知情人士透露,获中国批准后,波音一开始计划在去年12月交付南方航空的订单,但后来推迟到了今年1月。这些飞机已在波音的机库中存放多年,必须通过南方航空的检查才能交付。

据知情人士说,去年12月,南方航空的一些机组人员抵达西雅图,对待交付的首架737 MAX 8飞机进行测试,并准备将其飞回中国。知情人士表示,完成检查所需的时间超过了早先预期。

随后,阿拉斯加航空事故发生了。1月5日,阿拉斯加航空运营的一架737 MAX 9飞机在空中出现部分机体脱落,在机身留下一个大洞,导致该飞机紧急迫降。

AeroDynamic Advisory的Aboulafia表示,喷气式客机是中国可以制衡美国限制对华半导体出口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筹码之一。

他说,这个与波音有关的地缘政治因素真的很难克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4-01-16 12:01
商业与经济

波音恢复向中国交付MAX飞机面临更长等待

在阿拉斯加航空运营的波音飞机发生应急舱门高空脱落事件后,中国计划对未交付的波音飞机进行更多安全检查。
波音第三财季亏损33亿美元,受国防部门开支拖累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Yoko Kubota,Raffaele Huang

■在本月美国阿拉斯加航空(Alaska Airlines)应急舱门脱落事件发生后,外界期待已久的波音公司(Boeing)恢复向中国交付737 MAX飞机的计划再度面临延期,时值这家飞机制造商原本有望受益于中美关系的解冻。

熟悉内情的人士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已准备好最早于今年1月份接收波音飞机。南方航空是已订购MAX但未获交付的数家中国航空公司之一。知情人士说,阿拉斯加航空事件发生后,南方航空正计划对这些未交付的波音飞机进行更多安全检查,尽管这些飞机的型号并非此次航空事件所涉机型MAX 9。

目前还无法确定这些额外检查可能需要多长时间,但这给交付时间增加了不确定性。自737 MAX 8发生两起致命坠机事故以来,中国政府已将这类飞机的交付冻结数年。

知情人士称,中国航空监管机构还指示国内航空公司对各自的波音737 MAX机队进行预防性安全检查。中国的航空公司机队中没有波音MAX 9机型。

波音公司不予置评。南方航空和中国民用航空局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周一,波音发给员工的备忘录称,正在对其737生产线进行额外检查,并增派员工检查门塞和Spirit AeroSystems的其它工作,Spirit为波音供应机身。波音和航空公司仍在制定针对停飞的MAX 9飞机的检查流程,以便它们能够重新投入运营。

恢复737 MAX飞机的交付是波音使在华业务重回正轨的关键一步。该公司预测,在未来20年内,中国市场将占全球飞机交付量的五分之一。

在波音着力恢复中国监管机构和消费者对其飞机的信心之际,这次新一轮交付延期是该公司在中国遭遇的最新打击。多年来,中美关系的动荡令企业深受其害,波音也因此陷入困局。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于去年11月会晤后,双边关系得以重启,但两国关系依然微妙,北京方面将对台湾选举结果作何反应仍有待观察。

Asia Aviation Valuation Advisors主席David Yu说,北京方面可能会谨慎回应此次航空事故,以免破坏双边关系。他说,中方不想在此时搞砸。

迄今为止,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公开场合一直对阿拉斯加航空事故保持沉默。一位知情人士说,中方在等待美国对这起事故更为明确的调查结果,暂不采取进一步的实质性行动。

中国驻美国大使谢锋最近在谈到中国政府为促进两国交流与合作所采取的措施时提到了波音。在1月9日发布的一个视频中,谢锋在纪念中美建交45周年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时称,中国支持国内所有波音737 MAX型飞机恢复运营。中国于2019年停飞了737 MAX飞机,2023年1月将其重新投入使用。

波音与中国的关系

在多年间,波音曾是美国最大的对华出口商,飞机曾位列美国最大的对华出口品类之列。

过去50年,波音在助力中国打造本国商业航空产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帮助培训中国的航空领域管理人员和飞行员,从中国供应商处采购更多零部件。波音还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事宜为其进行过游说。

近年来,这种态势在中美关系大幅恶化的情况下发生了变化,对波音来说,中国成为了一个风险来源。

在两起737 MAX 8致命坠机事故发生后,2019年,中国成为率先停飞该机型的国家,此决定影响了中国航司当时运营的近100架喷气式飞机。那一年,综合来看,中国三大航空公司机队中空客(Airbus)飞机的总量超过了波音。波音的对华商用飞机销售放缓到寥寥无几的程度,其欧洲同行空客则收到数百架喷气式飞机的订单。


航空航天咨询公司AeroDynamic Advisory的董事总经理Richard Aboulafia说,围绕波音的相关问题在中国被政治化了。

自从737 MAX在中国复飞以来,波音一直在寻求恢复向中国客户交付积压的订单,但中国政府迟迟没有批准。

根据波音最新的财务报告,截至去年9月,约有85架波音737飞机等待向中国交付。波音首席执行官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去年10月表示,该公司正与中国客户密切合作,商讨恢复交付的时间。

波音和南方航空曾讨论过在去年第三季度恢复交付。但知情人士说,当时中国政府未批准南方航空进口这些波音飞机。

关系开始解冻

转折点出现在去年11月于加州举行的习拜会,此次峰会旨在稳定动荡的中美双边关系。几周后,负责737复飞工作的波音高管Mike Fleming与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官员在北京举行了会面。根据中国民航局的一份新闻稿,Fleming当时告诉这些官员,波音对其在中国的发展仍持乐观态度。

一位知情人士说,不久之后,中国民航局通知波音说飞机交付已获中方批准。航空业刊物《The Air Current气流》早些时候报道了中国民航局对波音飞机交付的批准。

据知情人士透露,获中国批准后,波音一开始计划在去年12月交付南方航空的订单,但后来推迟到了今年1月。这些飞机已在波音的机库中存放多年,必须通过南方航空的检查才能交付。

据知情人士说,去年12月,南方航空的一些机组人员抵达西雅图,对待交付的首架737 MAX 8飞机进行测试,并准备将其飞回中国。知情人士表示,完成检查所需的时间超过了早先预期。

随后,阿拉斯加航空事故发生了。1月5日,阿拉斯加航空运营的一架737 MAX 9飞机在空中出现部分机体脱落,在机身留下一个大洞,导致该飞机紧急迫降。

AeroDynamic Advisory的Aboulafia表示,喷气式客机是中国可以制衡美国限制对华半导体出口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筹码之一。

他说,这个与波音有关的地缘政治因素真的很难克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