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14 07:10
时政

2024年中国经济发展任重道远

王倩:中国经济产出占比全球产出总量是相当可观的,但人均收入仍旧不乐观,在未来一年的经济发展策略定位上,是否人均收入更加合适,更加切实在民生。
经济女性2024:在草台班子,乐观活着
王倩

■12月11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本次会议为明年经济工作定调,并部署多项重点工作任务。针对当下的经济形势,会议指出,“进一步推动经济回升向好需要克服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指出,“我国发展面临的有利条件强于不利因素,经济回升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要增强信心和底气”。针对明年经济工作总基调,会议要求,“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谈及宏观政策,会议强调“要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把非经济性政策纳入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评估”。

会议特别首先提出了“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这一点对于中国经济在2024年成功转型提出了立足点。产业革命4.0是以自动化为支持技术的新一代技术革命,包括人工智能的应用都在这个框架内,中国也正在经历这次工业升级。作为中国原有的传统工业化模式,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的经济发展政策,为其向新一代经济模式转型提供了指导方针。我们要在保留传统经济模式优势的同时,眷顾新一代技术革命的升级。以机械制造业为例,中国传统机械制造业,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增长,对机械设备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汽车制造与航空航天领域的长足发展,都为中国未来的技术革命升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目前,中国在数控机床、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领域兼收并蓄,在规模、技术水平与市场需求等方面取得了一定领先成就。我们在这个夯实的基础上,加强科技创新、提高产品质量,努力实现机械制造行业转型升级的可持续发展。虽然中国机械制造业同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在这次工业革命升级的过程中,中国在不断缩短与发达国家的距离,例如中国现在有大规模可观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机械装备与设备的订单,我们的新能源车市场也开辟到了欧美发达国家的市场,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机械制造业为整个国民经济提供技术装备,其发展水平是国家工业化程度的主要标志之一,是国家重要的支柱产业。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新一年的宏观经济发展是乐观的。我们立足于有我们特长的领域,结合自动化技术,发展适合我国的经济模式转型,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模式转型与升级。

针对财政政策,会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度加力、提质增效。”“要用好财政政策空间,提高资金效益和政策效果。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强化国家重大战略任务财力保障。合理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用作资本金范围。落实好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重点支持科技创新和制造业发展。”

针对货币政策,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

在财政领域,各种形式的债务是令人头痛的问题。中国目前地方债、城投债等债务领域,拖累了整体经济的向前发展。地方政府有的在过去的一年中,大规模举债,借新债还旧债。以城投债为例,过去的一年中,中国城投机构债券余额存量激增,债券负债指标平均为30%,已经达到了债券负债常规的上限。尤其在东南沿海地区,问题尤为显著。

我们统计,江苏、山东、浙江等中国的经济发展大省,在刚过去的几年中,受到了贸易争端、疫情驱动的经济回落、税收减缩等影响尤为显著,这些直接影响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也是城投债违约高发的地方政府平台。此外,例如城投债还面临着市场风险、集中性风险、金融传染风险等各种不同的风险种类。尤其是金融传染风险,从中国目前存量的城投债券来看,由城投债引发潜在金融市场传染风险概率较高。一方面,中国当前金融市场波动率高企,金融市场、金融机构等面临结构性经营问题;另一方面,城投机构本身的负债并不局限于发行我们这里提及的城投债领域,城投机构向银行等的贷款形式的负债程度同样高企。综合起来,一旦金融市场由金融风险触发,城投机构各种形式的负债,不但会直接对自身领域的风险状态产生负面影响,它同时也会借助风险传染的渠道,蔓延到宏观经济领域,政府财政领域,并继而整个的国民经济、金融体。在新的一年,如果城投等类似问题处理不恰当,在当前金融风险高企的环境下,它将对整个中国的宏观基金、金融市场等产生风险触发效应。

从中国货币政策角度,目前面临的是货币超发,流动性泛滥,以及与之相关联的通货膨胀高企,物价上升等问题。新冠疫情从很大程度上,拖累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与复苏,无论是从经济结构角度,还是从市场需求角度,通胀都渗入到每个层面,这个问题处理不得当,会潜在存在流动性陷阱的问题。所以我们说,地方财政、货币政策,在新的一年中,政策与实施尤为要慎之又慎,防止崩盘。

未来一年中国的金融市场也面临着挑战。疫情以来对经济层面的后遗症,一直存留在金融市场,没有减弱的趋势。市场需求停滞,生产产出停滞,企业发展没有业绩,股市波动率高企,债券违约规模越来越大,金融市场矗立在风雨飘摇中。尤其是违约债券的规模,覆盖了整个的经济层面,尤其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在中国,GDP增长,一直被定为我们衡量经济增长的国策指标。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拉动中国GDP经济增长的是全球经济需求。我们究竟定位在哪个角度更加合适。中国的经济产出,占比全球产出总量是相当可观的。但是,人均收入仍旧不乐观,尤其是中国存在大规模的贫困人群,在未来一年的经济发展策略定位上,是否人均收入更加合适,更加切实在民生。都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14 07:10
时政

2024年中国经济发展任重道远

王倩:中国经济产出占比全球产出总量是相当可观的,但人均收入仍旧不乐观,在未来一年的经济发展策略定位上,是否人均收入更加合适,更加切实在民生。
经济女性2024:在草台班子,乐观活着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王倩

■12月11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本次会议为明年经济工作定调,并部署多项重点工作任务。针对当下的经济形势,会议指出,“进一步推动经济回升向好需要克服一些困难和挑战”,但同时指出,“我国发展面临的有利条件强于不利因素,经济回升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要增强信心和底气”。针对明年经济工作总基调,会议要求,“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谈及宏观政策,会议强调“要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把非经济性政策纳入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评估”。

会议特别首先提出了“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这一点对于中国经济在2024年成功转型提出了立足点。产业革命4.0是以自动化为支持技术的新一代技术革命,包括人工智能的应用都在这个框架内,中国也正在经历这次工业升级。作为中国原有的传统工业化模式,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的经济发展政策,为其向新一代经济模式转型提供了指导方针。我们要在保留传统经济模式优势的同时,眷顾新一代技术革命的升级。以机械制造业为例,中国传统机械制造业,随着市场需求的不断增长,对机械设备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汽车制造与航空航天领域的长足发展,都为中国未来的技术革命升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目前,中国在数控机床、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领域兼收并蓄,在规模、技术水平与市场需求等方面取得了一定领先成就。我们在这个夯实的基础上,加强科技创新、提高产品质量,努力实现机械制造行业转型升级的可持续发展。虽然中国机械制造业同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在这次工业革命升级的过程中,中国在不断缩短与发达国家的距离,例如中国现在有大规模可观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机械装备与设备的订单,我们的新能源车市场也开辟到了欧美发达国家的市场,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机械制造业为整个国民经济提供技术装备,其发展水平是国家工业化程度的主要标志之一,是国家重要的支柱产业。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新一年的宏观经济发展是乐观的。我们立足于有我们特长的领域,结合自动化技术,发展适合我国的经济模式转型,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模式转型与升级。

针对财政政策,会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度加力、提质增效。”“要用好财政政策空间,提高资金效益和政策效果。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强化国家重大战略任务财力保障。合理扩大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用作资本金范围。落实好结构性减税降费政策,重点支持科技创新和制造业发展。”

针对货币政策,会议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

在财政领域,各种形式的债务是令人头痛的问题。中国目前地方债、城投债等债务领域,拖累了整体经济的向前发展。地方政府有的在过去的一年中,大规模举债,借新债还旧债。以城投债为例,过去的一年中,中国城投机构债券余额存量激增,债券负债指标平均为30%,已经达到了债券负债常规的上限。尤其在东南沿海地区,问题尤为显著。

我们统计,江苏、山东、浙江等中国的经济发展大省,在刚过去的几年中,受到了贸易争端、疫情驱动的经济回落、税收减缩等影响尤为显著,这些直接影响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也是城投债违约高发的地方政府平台。此外,例如城投债还面临着市场风险、集中性风险、金融传染风险等各种不同的风险种类。尤其是金融传染风险,从中国目前存量的城投债券来看,由城投债引发潜在金融市场传染风险概率较高。一方面,中国当前金融市场波动率高企,金融市场、金融机构等面临结构性经营问题;另一方面,城投机构本身的负债并不局限于发行我们这里提及的城投债领域,城投机构向银行等的贷款形式的负债程度同样高企。综合起来,一旦金融市场由金融风险触发,城投机构各种形式的负债,不但会直接对自身领域的风险状态产生负面影响,它同时也会借助风险传染的渠道,蔓延到宏观经济领域,政府财政领域,并继而整个的国民经济、金融体。在新的一年,如果城投等类似问题处理不恰当,在当前金融风险高企的环境下,它将对整个中国的宏观基金、金融市场等产生风险触发效应。

从中国货币政策角度,目前面临的是货币超发,流动性泛滥,以及与之相关联的通货膨胀高企,物价上升等问题。新冠疫情从很大程度上,拖累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与复苏,无论是从经济结构角度,还是从市场需求角度,通胀都渗入到每个层面,这个问题处理不得当,会潜在存在流动性陷阱的问题。所以我们说,地方财政、货币政策,在新的一年中,政策与实施尤为要慎之又慎,防止崩盘。

未来一年中国的金融市场也面临着挑战。疫情以来对经济层面的后遗症,一直存留在金融市场,没有减弱的趋势。市场需求停滞,生产产出停滞,企业发展没有业绩,股市波动率高企,债券违约规模越来越大,金融市场矗立在风雨飘摇中。尤其是违约债券的规模,覆盖了整个的经济层面,尤其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在中国,GDP增长,一直被定为我们衡量经济增长的国策指标。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拉动中国GDP经济增长的是全球经济需求。我们究竟定位在哪个角度更加合适。中国的经济产出,占比全球产出总量是相当可观的。但是,人均收入仍旧不乐观,尤其是中国存在大规模的贫困人群,在未来一年的经济发展策略定位上,是否人均收入更加合适,更加切实在民生。都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