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2-06 17:09
时政

台湾大选的不确定因素:沮丧的年轻选民

许多年轻台湾选民表示厌倦了地缘政治,更关注房价上涨、收入增长缓慢和职业前景受限等问题。相当多的人对蓝绿阵营均表失望。
如果讲道理有用,台湾问题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AMY CHANG CHIEN, 储百亮

■在关键的台湾大选到来前的几个月里,候选人关注的重点都是在战争风险的担忧之下,谁能最妥善地处理这座民主岛屿和中国之间的不稳定局势。但最近在台北的一场论坛上,年轻选民却向两位候选人抛出了一些日常议题,比如房租、电诈和投票年龄。

这很能说明当前这场将对台湾产生深远影响的大选的情况。台湾可能成为中美之间潜在的矛盾引爆点,中国声称台湾是其领土,并暗示如果民进党赢得大选,可能会导致军事威胁活动的升级。

但许多台湾选民,特别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表示,他们厌倦了地缘政治,渴望看到的是更关注台湾人自身需求的选举。他们在采访中谈到了房价上涨、收入增长缓慢和职业前景受限等问题。相当多的人对执政的民进党和反对党国民党这两大台湾主流政党表示失望。

这样的情绪帮助推动了第三政党的崛起,也就是台湾民众党。这一新兴党派在民调中声望颇高,部分原因就在于抓住了选民对民生问题的不满,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民进党和国民党也宣布了一揽子施政方针,承诺解决这些担忧。

年轻人最终投票给谁,以及他们到底会不会投票,都可能对1月13日的总统大选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官方数据显示,在20岁和30岁群体中,约有70%的台湾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票,这一比例低于中老年选民。根据政府估算,台湾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20岁至34岁之间。

“我们对于政党的分化和口水战很厌倦,”来自高雄的生物技术专业学生沈志翔说。位于台湾南部的高雄一直以来都是民进党大本营。他仍未决定要投给谁。

“与其担心难以改变的主要政党权力竞逐,”25岁的沈志翔说,“我更关心我毕业后能不能找到好工作、买得起房子。”

台湾选民们在一些议题上表达的不满凸显了下届政府所面临的执政压力。台湾以其尖端的半导体产业而闻名。但小企业里许多年轻职员收入相对较低,通货膨胀也可能将任何小幅涨薪尽数抵消。许多城市的房价都出现上涨。

几个月来,民进党候选人、副总统赖清德一直在民调中领先。但他对国民党候选人侯友宜的领先优势已经缩小。民众党候选人柯文哲在最近的民调中有所下滑,但仍可能通过吸纳曾经支持民进党的年轻选票来决定大选结果。

为了增加反对党的胜选概率,侯友宜和柯文哲一度讨论过联手竞选的可能。但在上个月底,谈判以极其夸张的方式宣告破裂。

“年轻人对柯文哲的支持很大程度上并非出于对他本人及其政策的由衷赞赏,而是因为感到挫败,”位于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政治学教授南乐(Lev Nachman)表示。他引述了自己与台湾学生的焦点小组讨论内容。
“民进党和国民党一样坏的想法似乎已在许多年轻选民的心中根深蒂固,”南乐说。

在线杂志《美丽岛电子报》最近的民调显示,20岁至29岁的受访者中有29%支持柯文哲和他的竞选搭档,低于此前民调,而赖清德的支持率有36%。其他民调也呈现出类似图景,不过专家强调,这些结果可能会在竞选的最后几周发生变化。

台湾青年民主协会理事长张育萌表示,虽有种种不满,但这不意味着台湾人对与中国发生冲突的风险无动于衷。该协会上个月举办了一场总统大选论坛,赖清德与柯文哲都在现场接受了年轻选民的提问。

“我觉得年轻人还是高度关注国际政治,”张育萌在论坛后的采访中表示,并列举了两岸关系相关的问题。“但除此之外,确实年轻人关注的议题还是很多元的。”

赢得这场大选将成为民进党的一大里程碑。成立于1986年的民进党曾是台湾政坛中不成气候的局外人,当时正值大规模抗议和民主激进主义浪潮迫使国民党放弃专制统治。自从台湾1996年开始直接选举总统以来,没有任何政党能连任超过两届。

民进党往往能赢得更多年轻选票,但在蔡英文总统执政两届后,该党派已不再是新鲜面孔。许多年轻台湾人也都觉得反对党国民党太拘泥于过去,也太靠近中国。

“对现在台湾的年轻人来说,民进党才是建制派,”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学院的任雪丽(Shelley Rigger)说,她长期研究台湾政治并走访了年轻选民。“不管民进党原本要为年轻人做什么,他们现在都应该已经做了才对。对经济状况不满的年轻人太多了。”

因为这种不满,外科医生、前台北市长柯文哲才能在竞选中占得一席之地。他从政早年曾支持民进党,但在2019年创立民众党,成为不同于建制派的选择。在全岛集会上,柯文哲承诺将以在医院急诊室中练就的一丝不苟来解决住房和经济问题。柯文哲及其支持者都相信,他还可以缓和台海关系。

“台湾停滞很久了,它需要一些改变,”20岁的谢宇晴说,她最近参与了柯文哲的一场青年集会。

赖清德最近推出了一系列青年政策,承诺改善就业机会,缓解高昂的住房成本压力。他还宣布萧美琴为竞选搭档,后者担任驻美代表已有三年多时间。许多专家表示,萧美琴可能激发选民对民进党的支持热情。

“我们也认知年轻人正面对国内政治与社会的挑战,”萧美琴在上个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她承诺将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年轻人对就业、住房和环境的担忧。

各党派都面临说服选民在大选日去投票的困难。台湾的最低投票年龄为20岁,比许多其他民主国家都要高,而民众还必须到户籍所在地才能投票。对一些选民——尤其是年轻人——来说,这意味着他们需要长途跋涉回到家乡。

在台北一家科技公司工作、老家则在本岛另一端台南市的蜜莉·林(音)表示,她还没决定是否要在1月13日当天回家投票。

“每当我看到政党斗争,”她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的选票不能改变任何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2-06 17:09
时政

台湾大选的不确定因素:沮丧的年轻选民

许多年轻台湾选民表示厌倦了地缘政治,更关注房价上涨、收入增长缓慢和职业前景受限等问题。相当多的人对蓝绿阵营均表失望。
如果讲道理有用,台湾问题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AMY CHANG CHIEN, 储百亮

■在关键的台湾大选到来前的几个月里,候选人关注的重点都是在战争风险的担忧之下,谁能最妥善地处理这座民主岛屿和中国之间的不稳定局势。但最近在台北的一场论坛上,年轻选民却向两位候选人抛出了一些日常议题,比如房租、电诈和投票年龄。

这很能说明当前这场将对台湾产生深远影响的大选的情况。台湾可能成为中美之间潜在的矛盾引爆点,中国声称台湾是其领土,并暗示如果民进党赢得大选,可能会导致军事威胁活动的升级。

但许多台湾选民,特别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都表示,他们厌倦了地缘政治,渴望看到的是更关注台湾人自身需求的选举。他们在采访中谈到了房价上涨、收入增长缓慢和职业前景受限等问题。相当多的人对执政的民进党和反对党国民党这两大台湾主流政党表示失望。

这样的情绪帮助推动了第三政党的崛起,也就是台湾民众党。这一新兴党派在民调中声望颇高,部分原因就在于抓住了选民对民生问题的不满,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民进党和国民党也宣布了一揽子施政方针,承诺解决这些担忧。

年轻人最终投票给谁,以及他们到底会不会投票,都可能对1月13日的总统大选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官方数据显示,在20岁和30岁群体中,约有70%的台湾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票,这一比例低于中老年选民。根据政府估算,台湾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20岁至34岁之间。

“我们对于政党的分化和口水战很厌倦,”来自高雄的生物技术专业学生沈志翔说。位于台湾南部的高雄一直以来都是民进党大本营。他仍未决定要投给谁。

“与其担心难以改变的主要政党权力竞逐,”25岁的沈志翔说,“我更关心我毕业后能不能找到好工作、买得起房子。”

台湾选民们在一些议题上表达的不满凸显了下届政府所面临的执政压力。台湾以其尖端的半导体产业而闻名。但小企业里许多年轻职员收入相对较低,通货膨胀也可能将任何小幅涨薪尽数抵消。许多城市的房价都出现上涨。

几个月来,民进党候选人、副总统赖清德一直在民调中领先。但他对国民党候选人侯友宜的领先优势已经缩小。民众党候选人柯文哲在最近的民调中有所下滑,但仍可能通过吸纳曾经支持民进党的年轻选票来决定大选结果。

为了增加反对党的胜选概率,侯友宜和柯文哲一度讨论过联手竞选的可能。但在上个月底,谈判以极其夸张的方式宣告破裂。

“年轻人对柯文哲的支持很大程度上并非出于对他本人及其政策的由衷赞赏,而是因为感到挫败,”位于台北的国立政治大学政治学教授南乐(Lev Nachman)表示。他引述了自己与台湾学生的焦点小组讨论内容。
“民进党和国民党一样坏的想法似乎已在许多年轻选民的心中根深蒂固,”南乐说。

在线杂志《美丽岛电子报》最近的民调显示,20岁至29岁的受访者中有29%支持柯文哲和他的竞选搭档,低于此前民调,而赖清德的支持率有36%。其他民调也呈现出类似图景,不过专家强调,这些结果可能会在竞选的最后几周发生变化。

台湾青年民主协会理事长张育萌表示,虽有种种不满,但这不意味着台湾人对与中国发生冲突的风险无动于衷。该协会上个月举办了一场总统大选论坛,赖清德与柯文哲都在现场接受了年轻选民的提问。

“我觉得年轻人还是高度关注国际政治,”张育萌在论坛后的采访中表示,并列举了两岸关系相关的问题。“但除此之外,确实年轻人关注的议题还是很多元的。”

赢得这场大选将成为民进党的一大里程碑。成立于1986年的民进党曾是台湾政坛中不成气候的局外人,当时正值大规模抗议和民主激进主义浪潮迫使国民党放弃专制统治。自从台湾1996年开始直接选举总统以来,没有任何政党能连任超过两届。

民进党往往能赢得更多年轻选票,但在蔡英文总统执政两届后,该党派已不再是新鲜面孔。许多年轻台湾人也都觉得反对党国民党太拘泥于过去,也太靠近中国。

“对现在台湾的年轻人来说,民进党才是建制派,”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学院的任雪丽(Shelley Rigger)说,她长期研究台湾政治并走访了年轻选民。“不管民进党原本要为年轻人做什么,他们现在都应该已经做了才对。对经济状况不满的年轻人太多了。”

因为这种不满,外科医生、前台北市长柯文哲才能在竞选中占得一席之地。他从政早年曾支持民进党,但在2019年创立民众党,成为不同于建制派的选择。在全岛集会上,柯文哲承诺将以在医院急诊室中练就的一丝不苟来解决住房和经济问题。柯文哲及其支持者都相信,他还可以缓和台海关系。

“台湾停滞很久了,它需要一些改变,”20岁的谢宇晴说,她最近参与了柯文哲的一场青年集会。

赖清德最近推出了一系列青年政策,承诺改善就业机会,缓解高昂的住房成本压力。他还宣布萧美琴为竞选搭档,后者担任驻美代表已有三年多时间。许多专家表示,萧美琴可能激发选民对民进党的支持热情。

“我们也认知年轻人正面对国内政治与社会的挑战,”萧美琴在上个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她承诺将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年轻人对就业、住房和环境的担忧。

各党派都面临说服选民在大选日去投票的困难。台湾的最低投票年龄为20岁,比许多其他民主国家都要高,而民众还必须到户籍所在地才能投票。对一些选民——尤其是年轻人——来说,这意味着他们需要长途跋涉回到家乡。

在台北一家科技公司工作、老家则在本岛另一端台南市的蜜莉·林(音)表示,她还没决定是否要在1月13日当天回家投票。

“每当我看到政党斗争,”她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的选票不能改变任何事。”■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