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 新媒|oror.vip跨平台阅读首选
2023-11-22 14:14
商业与经济 科技

OpenAI“宫斗”的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奇特”的非营利性架构、有效利他主义、一场持续到深夜的谈判和逾700人签署的致董事会公开信,OpenAI的这场危机折射出AI行业内部热议的一个问题:谁能被信任来打开AI可能代表的潘多拉魔盒?
OpenAI投资者要求恢复阿尔特曼的CEO职务
Keach Hagey,Deepa Seetharaman,Berber Jin

■阿尔特曼(Sam Altman)在拉斯维加斯出席上周末最盛大的派对——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时,打开了一条Google Meet链接,而这条链接将会引发一场关于人工智能未来的公司权力斗争。

在酒店房间里点开这条链接之前,这位38岁的首席执行官过着顺风顺水的生活。自从一年前他的公司OpenAI发布ChatGPT、迎来了AI时代以来,阿尔特曼一直在世界各地穿梭,与多国总统和总理们会面,确定全球AI政策议程。他即将完成一笔融资,对OpenAI的估值将接近900亿美元,是今年早些时候所获估值的近三倍。

那天中午,他加入了会议,发现公司董事会成员都在盯着他。不详的信号是,他最亲密的盟友、OpenAI联合创始人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不在场。董事会成员Ilya Sutskever告诉阿尔特曼,他被解雇了,消息很快就会公布。Sutskever是一位才华横溢、性格古怪的AI研究者,八年前他的加盟让OpenAI声名鹊起。而关于为何解雇并没有任何解释。

随后,在小视窗闪烁关闭后不久,阿尔特曼的电脑就被锁定了。

OpenAI的这场危机折射出AI行业内部热议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让一些科技巨头和世界领导人感到焦虑:谁能被信任来打开AI可能代表的潘多拉魔盒?

阿尔特曼设计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一种奇特的公司架构,该架构导致了他的下台。一个非营利董事会管理着OpenAI的营利性业务部门,唯一目的就是确保公司开发出造福人类的AI,即使这意味着要清除自己的投资者。

正是这个董事会突然解雇了阿尔特曼,纵然此时OpenAI的业务正如日中天。该董事会在公开场合对解聘阿尔特曼的原因含糊其辞,只是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这位CEO的下台是因为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没有始终保持坦诚”。一名熟悉董事会想法的人士说,该董事会的成员对阿尔特曼越发不信任,以至于他们认为有必要对阿尔特曼所告知的几乎所有事情进行反复核查。

这一解释让阿尔特曼的拥护者们感到困惑,他们说没有意识到有哪些具体事件可能导致如此结果。

上周末,阿尔特曼以前的高管团队敦促董事会恢复他的职务,该团队告诉董事们,他们的行为可能会引发公司的崩塌。

华盛顿一家政策研究机构的总监、两年前加入OpenAI董事会的Helen Toner回答说,董事会的这一决定实际上与OpenAI的使命相符。

本文基于对OpenAI十多位内部人士的采访,以及对参与该公司上周末众多事务的人士的采访。

相关事态目前仍不明朗,包括阿尔特曼将在哪里工作,或者若他离职会带走多少追随者,公司两派阵营之间的讨论仍在继续。上文提到的估值近9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暂被搁置。

阿尔特曼和马斯克(Elon Musk)于2015年开始组建OpenAI,是一家非营利组织,旨在实现通用人工智能(AGI),这是一种推理能力达到或超过人类水平的系统。他们称,希望以一种造福人类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企业牟利。但事实证明,他们发现的最有前途的技术路线需要大量计算能力,因此需要大笔资金才能运作。

尽管用阿尔特曼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奇怪的”非营利性架构,但他还是成功地说服了硅谷很多最大的金主投资,包括Khosla Ventures和Founders Fund。最终,他拉来了微软(Microsoft),投资了130亿美元,持有OpenAI营利性实体49%的股份。

OpenAI领导者之间意见严重不合的情况出现已久。阿尔特曼和马斯克之间出现过裂痕,马斯克于2018年离开了这家公司。几年后,又出现了一次严重不合,在安全问题上发生冲突后,一群关键研究人员离开,成立了对手企业Anthropic。

这一次,在一些更具商业头脑的董事会成员于今年早些时候离开后,阿尔特曼对董事会的控制力有所下滑。这个创造了正迅速融入美国经济每一个角落的最先进AI技术的公司,控制权落入四个并不注重企业在经济上是否成功的人手中。

除了Sutskever,OpenAI的董事会成员还包括:Facebook前高管、问答网站Quora的联合创始人Adam D'Angelo,非营利政策机构兰德公司(Rand Corp.)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Tasha McCauley,以及与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有关联的研究机构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总监Helen Toner。该中心接受认同有效利他主义的开放慈善(Open Philanthropy)组织提供的资金;有效利他主义是一种慈善运动,其拥护者花钱试图解决影响世界的潜在灾难性问题。

上周五午间,这四位董事将阿尔特曼解职。午后12:19,以Sutskever为代言人,他们把布罗克曼从董事会除名。

布罗克曼辞去了自己在公司的职务,以示抗议。

在OpenAI位于旧金山、满是植物和喷泉的办公场所内,执行领导团队震惊不已。之前董事会任命首席技术官Mira Murati为临时首席执行官,并交给执行领导团队一堆危机公关说辞要点,据知情人士称,这些说辞要点并不比董事会含糊其辞的博文更有助于了解内情。

下午2点,Murati和Sutskever主持召开一次全体员工会议。员工向两人提出了数十个问题,其中很多问题都类似于:Sam做了什么?一名员工问他们是否会弄清,Sutskever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此次会议后,执行领导团队重新聚到一间会议室里。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团队的一名成员告诉Sutskever缺乏细节是不可接受的,并要求董事会其他成员加入视频通话进行解释。

知情人士说,此次通话中,执行领导团队在大约40分钟时间里向董事会追问有什么具体事例可以表明阿尔特曼不够坦诚。这些知情人士说,董事会援引法律方面的理由拒绝了。

知情人士说,部分高管表示,围绕阿尔特曼涉嫌不够坦诚一说,监管机构以及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等执法实体正问询他们。这些高管告诉董事会,真相总会水落石出。

熟悉董事会想法的人说,导致他们决定罢免阿尔特曼的并不是某一具体事件,而是随着时间推移,信任在不断、缓慢地流失,这让他们越来越感到不安。此外,阿尔特曼不断增加的AI相关外部投资项目也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这让董事会对如何使用OpenAI的技术或知识产权产生了疑问。

董事会同意与他们的法律顾问讨论此事。几个小时后,他们回来了,但仍不愿透露具体细节。他们说,阿尔特曼并不坦诚,而且经常随心所欲。据熟悉这些高管的人说,董事会说,阿尔特曼非常圆滑,他们甚至无法举出具体的例子。

高管们要求就董事会的指控提供书面证据。

与此同时,阿尔特曼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通了电话,表示他想继续研发这项技术。据熟悉他们谈话内容的人士称,他们在商讨如何挽回当天发生的事件,同时也开始商讨一个备用计划,让阿尔特曼带着他的一群顶尖研究人员,在这家科技巨头成立一个新的部门。

阿尔特曼还告诉朋友们,他正考虑与布罗克曼一起创办一家新公司,并打算带走数十名OpenAI员工。

阿尔特曼责怪自己没有更好地管控董事会,他认为董事会被一些过度关注安全和受有效利他主义影响的人接管了。

最近几个月,董事会和OpenAI的种种操弄博弈已被有效利他主义的阴影所笼罩,尤其是在利他主义运动最出名的拥趸、FTX创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在极度公开的审判中被判犯有欺诈罪之后,阴影就更加明显了。

其中的一些担忧集中在了曾任职于Open Philanthropy的Helen Toner身上。她于今年10月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表扬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采取了安全做法。Anthropic是在ChatGPT横空出世后才发布了自己的AI工具Claude。

Toner与其他合著者在这篇论文中写道:“Anthropic推迟了Claude的发布时间,直到另一家公司推出了功能类似的产品,这表明Anthropic不愿在产品上偷工减料走捷径,而ChatGPT的发布催生了很多那种疯狂行为。”

据知情人士透露,阿尔特曼曾就这篇论文当面质问Toner,说她损害了OpenAI的利益。Toner则对董事会表示,她真希望自己当初在写这篇文章时能更好地组织措辞,并解释说她的论文是面向学术界的读者,并没想到会有更广泛的公众读者阅读这篇文章。OpenAI的一些高管告诉她,与OpenAI有关的所有事情最终都会被媒体广而告之给公众。

OpenAI的领导层和员工越来越担心自己会被媒体描绘成“一群有效的利他主义者“。就在阿尔特曼被赶下台的两天前,高管和员工还在Slack上面讨论了这些担忧,其中就包括Sutskever。一位高管写道,OpenAI需要“提高”自己的“独立性”;意思是要让公司与有效利他主义运动之间拉开更多距离。

OpenAI在过去一年里失去了三位董事会成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Reid Hoffman,他是领英(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和OpenAI的投资者,已将他自己的公司卖给微软,对于创建OpenAI的营利性子公司的计划,他一直都是主要支持者。离开的其他董事还有Neuralink的高管Shivon Zilis和得克萨斯州前众议员Will Hurd。

这些人的离职使得OpenAI董事会向学术派和外部人士倾斜,他们对阿尔特曼及其愿景的忠诚度没那么高。

上周五,阿尔特曼在得知被解雇后立即飞回了旧金山。第二天,他在俄罗斯山(Russian Hill)的家变成了一个作战室,里面挤满了OpenAI的员工,包括当时的临时首席执行官Murati以及其高管团队的其他成员,一起策划阿尔特曼复职的事。

他们开始以一种协调一致的方式在X上宣传这场复职运动。当晚,阿尔特曼发推文称:“我太爱OpenAI的员工了。”数十名OpenAI员工转发了这条推文,并附上了爱心表情符号。

上周日早上,Murati向员工发出一份通知,称阿尔特曼将返回办公室。阿尔特曼到达后,拿着他的访客门卡在X上发了个鬼脸照,写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种玩意儿。”

阿尔特曼、布罗克曼、Murati、战略主管Jason Kwon、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和其他领导团队成员花了一天时间与董事会谈判,为阿尔特曼的复职据理力争,并就新董事会成员提出建议。他们认为自己已取得了一些进展。其中,Salesforce前联合首席执行官Bret Taylor提出的一项建议得到了双方的认可。

但知情人士说,症结仍在于阿尔特曼希望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阿尔特曼还敦促解雇现在的董事会。

上述谈判一直持续到深夜,一盒盒的外卖食品送到教会区(Mission District)的办公室,来自多家新闻机构的记者在现场盯梢,严阵以待的架势堪比选举教皇的秘密会议。在办公楼里,员工们聚集在一起,有些人公然哭了起来。

冗长的磋商终于有了结果,但不是阿尔特曼。Emmett Shear被董事会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他是视频直播服务公司Twitch的联合创始人,直言不讳地支持放缓AI发展。

微软对这一决定未获事先通知,但当这一决定宣布时,纳德拉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计划:一位人士说,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将到微软,成立一个新的AI部门。

董事会随后向OpenAI领导团队发布了一份通知,表示坚持其决定,并认为阿尔特曼的“行为和缺乏透明度”已“破坏了董事会按照被授权的方式有效监督公司的能力”。

为了回击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各种说法,董事会还称,“这一决定与产品安全或保障、开发速度或OpenAI的财务状况无关”。

董事会表示,关键在于,这是一个治理问题,是这个架构独特的组织的董事会如何履行职责和推进使命的核心问题。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董事会通过Slack向员工发送了一条消息,宣布与Shear举行全体员工会议,但有几名员工用中指表情符号回复了这条消息。只有不到12个人出席了会议。整个周日都在等待一个解决方案的约200名员工涌出了公司大楼。

在大厅里,布罗克曼的妻子安娜·布罗克曼(Anna Brockman)哭着恳求Sutskever重新考虑此事;她于2019年在OpenAI的办公室里举行了婚礼,婚礼由Sutskever主持。

不久之后,Sutskever真的这样做了。

周日晚间,OpenAI员工连夜写了一封措辞激烈的公开信,扬言要辞职并跟随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去微软,除非董事会解散并恢复两人的职务,并任命Taylor、Hurd这样的人士为新的独立董事。到当日结束时,770名员工中的逾700人签署了这封公开信,其中包括Sutskever。

“我对参与董事会的行动深表遗憾,”他在X上写道。“我从未有意伤害OpenAI。我热爱我们共同打造的一切,我会尽我所能让公司重新团结起来。”阿尔特曼转发了这则帖子,并附上了三颗爱心。

周一晚间,纳德拉在CNBC的节目中表示,OpenAI需要新的治理结构,但他未排除阿尔特曼及其团队将留在OpenAI的可能性。

微软已经在领英旧金山办公场所的一个楼层安置了笔记本电脑和一堆堆GPU芯片,如此一来,一旦让OpenAI联合创始人阿尔特曼复职的努力失败,就可以安顿相关OpenAI团队。GPU芯片可提供AI背后的算力。

但董事会与OpenAI领导层之间的谈判仍在拖延之际,微软的这处办公场所目前还没有OpenAI员工。一位了解纳德拉想法的人士表示,微软的首选是让阿尔特曼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
■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MORE +

热门排行榜
OR
+
2023-11-22 14:14
商业与经济 科技

OpenAI“宫斗”的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奇特”的非营利性架构、有效利他主义、一场持续到深夜的谈判和逾700人签署的致董事会公开信,OpenAI的这场危机折射出AI行业内部热议的一个问题:谁能被信任来打开AI可能代表的潘多拉魔盒?
OpenAI投资者要求恢复阿尔特曼的CEO职务
OR品牌理念
+

■ 或者,  留一段影像,回一曲挂牵。丝丝入扣、暖暖心灵 ,需飘过的醇厚与共。
■ 或者,热烈空雨伴芬芳泥土;绿绿生命缠锐意骄阳。
回望,回望,一马平川红酒飘散断归途。
■ 或者,灰蒙蒙空气重回道指一万四千点。滚动时光,照进现实,流逝过往,回归未来。

■ 在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中,「OR」能给您创造优越的阅读体验。只要您在浏览器中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即可畅享我们为您提供的优质资讯。

■ 您也可通过手机而或平板电脑从浏览器输入我们的网址:
oror.vip

访问我们的网站,获得一样的精彩!

Keach Hagey,Deepa Seetharaman,Berber Jin

■阿尔特曼(Sam Altman)在拉斯维加斯出席上周末最盛大的派对——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时,打开了一条Google Meet链接,而这条链接将会引发一场关于人工智能未来的公司权力斗争。

在酒店房间里点开这条链接之前,这位38岁的首席执行官过着顺风顺水的生活。自从一年前他的公司OpenAI发布ChatGPT、迎来了AI时代以来,阿尔特曼一直在世界各地穿梭,与多国总统和总理们会面,确定全球AI政策议程。他即将完成一笔融资,对OpenAI的估值将接近900亿美元,是今年早些时候所获估值的近三倍。

那天中午,他加入了会议,发现公司董事会成员都在盯着他。不详的信号是,他最亲密的盟友、OpenAI联合创始人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不在场。董事会成员Ilya Sutskever告诉阿尔特曼,他被解雇了,消息很快就会公布。Sutskever是一位才华横溢、性格古怪的AI研究者,八年前他的加盟让OpenAI声名鹊起。而关于为何解雇并没有任何解释。

随后,在小视窗闪烁关闭后不久,阿尔特曼的电脑就被锁定了。

OpenAI的这场危机折射出AI行业内部热议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让一些科技巨头和世界领导人感到焦虑:谁能被信任来打开AI可能代表的潘多拉魔盒?

阿尔特曼设计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一种奇特的公司架构,该架构导致了他的下台。一个非营利董事会管理着OpenAI的营利性业务部门,唯一目的就是确保公司开发出造福人类的AI,即使这意味着要清除自己的投资者。

正是这个董事会突然解雇了阿尔特曼,纵然此时OpenAI的业务正如日中天。该董事会在公开场合对解聘阿尔特曼的原因含糊其辞,只是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这位CEO的下台是因为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没有始终保持坦诚”。一名熟悉董事会想法的人士说,该董事会的成员对阿尔特曼越发不信任,以至于他们认为有必要对阿尔特曼所告知的几乎所有事情进行反复核查。

这一解释让阿尔特曼的拥护者们感到困惑,他们说没有意识到有哪些具体事件可能导致如此结果。

上周末,阿尔特曼以前的高管团队敦促董事会恢复他的职务,该团队告诉董事们,他们的行为可能会引发公司的崩塌。

华盛顿一家政策研究机构的总监、两年前加入OpenAI董事会的Helen Toner回答说,董事会的这一决定实际上与OpenAI的使命相符。

本文基于对OpenAI十多位内部人士的采访,以及对参与该公司上周末众多事务的人士的采访。

相关事态目前仍不明朗,包括阿尔特曼将在哪里工作,或者若他离职会带走多少追随者,公司两派阵营之间的讨论仍在继续。上文提到的估值近9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暂被搁置。

阿尔特曼和马斯克(Elon Musk)于2015年开始组建OpenAI,是一家非营利组织,旨在实现通用人工智能(AGI),这是一种推理能力达到或超过人类水平的系统。他们称,希望以一种造福人类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而不仅仅是为企业牟利。但事实证明,他们发现的最有前途的技术路线需要大量计算能力,因此需要大笔资金才能运作。

尽管用阿尔特曼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奇怪的”非营利性架构,但他还是成功地说服了硅谷很多最大的金主投资,包括Khosla Ventures和Founders Fund。最终,他拉来了微软(Microsoft),投资了130亿美元,持有OpenAI营利性实体49%的股份。

OpenAI领导者之间意见严重不合的情况出现已久。阿尔特曼和马斯克之间出现过裂痕,马斯克于2018年离开了这家公司。几年后,又出现了一次严重不合,在安全问题上发生冲突后,一群关键研究人员离开,成立了对手企业Anthropic。

这一次,在一些更具商业头脑的董事会成员于今年早些时候离开后,阿尔特曼对董事会的控制力有所下滑。这个创造了正迅速融入美国经济每一个角落的最先进AI技术的公司,控制权落入四个并不注重企业在经济上是否成功的人手中。

除了Sutskever,OpenAI的董事会成员还包括:Facebook前高管、问答网站Quora的联合创始人Adam D'Angelo,非营利政策机构兰德公司(Rand Corp.)的兼职高级管理科学家Tasha McCauley,以及与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有关联的研究机构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总监Helen Toner。该中心接受认同有效利他主义的开放慈善(Open Philanthropy)组织提供的资金;有效利他主义是一种慈善运动,其拥护者花钱试图解决影响世界的潜在灾难性问题。

上周五午间,这四位董事将阿尔特曼解职。午后12:19,以Sutskever为代言人,他们把布罗克曼从董事会除名。

布罗克曼辞去了自己在公司的职务,以示抗议。

在OpenAI位于旧金山、满是植物和喷泉的办公场所内,执行领导团队震惊不已。之前董事会任命首席技术官Mira Murati为临时首席执行官,并交给执行领导团队一堆危机公关说辞要点,据知情人士称,这些说辞要点并不比董事会含糊其辞的博文更有助于了解内情。

下午2点,Murati和Sutskever主持召开一次全体员工会议。员工向两人提出了数十个问题,其中很多问题都类似于:Sam做了什么?一名员工问他们是否会弄清,Sutskever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此次会议后,执行领导团队重新聚到一间会议室里。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团队的一名成员告诉Sutskever缺乏细节是不可接受的,并要求董事会其他成员加入视频通话进行解释。

知情人士说,此次通话中,执行领导团队在大约40分钟时间里向董事会追问有什么具体事例可以表明阿尔特曼不够坦诚。这些知情人士说,董事会援引法律方面的理由拒绝了。

知情人士说,部分高管表示,围绕阿尔特曼涉嫌不够坦诚一说,监管机构以及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办公室等执法实体正问询他们。这些高管告诉董事会,真相总会水落石出。

熟悉董事会想法的人说,导致他们决定罢免阿尔特曼的并不是某一具体事件,而是随着时间推移,信任在不断、缓慢地流失,这让他们越来越感到不安。此外,阿尔特曼不断增加的AI相关外部投资项目也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这让董事会对如何使用OpenAI的技术或知识产权产生了疑问。

董事会同意与他们的法律顾问讨论此事。几个小时后,他们回来了,但仍不愿透露具体细节。他们说,阿尔特曼并不坦诚,而且经常随心所欲。据熟悉这些高管的人说,董事会说,阿尔特曼非常圆滑,他们甚至无法举出具体的例子。

高管们要求就董事会的指控提供书面证据。

与此同时,阿尔特曼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通了电话,表示他想继续研发这项技术。据熟悉他们谈话内容的人士称,他们在商讨如何挽回当天发生的事件,同时也开始商讨一个备用计划,让阿尔特曼带着他的一群顶尖研究人员,在这家科技巨头成立一个新的部门。

阿尔特曼还告诉朋友们,他正考虑与布罗克曼一起创办一家新公司,并打算带走数十名OpenAI员工。

阿尔特曼责怪自己没有更好地管控董事会,他认为董事会被一些过度关注安全和受有效利他主义影响的人接管了。

最近几个月,董事会和OpenAI的种种操弄博弈已被有效利他主义的阴影所笼罩,尤其是在利他主义运动最出名的拥趸、FTX创始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在极度公开的审判中被判犯有欺诈罪之后,阴影就更加明显了。

其中的一些担忧集中在了曾任职于Open Philanthropy的Helen Toner身上。她于今年10月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表扬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采取了安全做法。Anthropic是在ChatGPT横空出世后才发布了自己的AI工具Claude。

Toner与其他合著者在这篇论文中写道:“Anthropic推迟了Claude的发布时间,直到另一家公司推出了功能类似的产品,这表明Anthropic不愿在产品上偷工减料走捷径,而ChatGPT的发布催生了很多那种疯狂行为。”

据知情人士透露,阿尔特曼曾就这篇论文当面质问Toner,说她损害了OpenAI的利益。Toner则对董事会表示,她真希望自己当初在写这篇文章时能更好地组织措辞,并解释说她的论文是面向学术界的读者,并没想到会有更广泛的公众读者阅读这篇文章。OpenAI的一些高管告诉她,与OpenAI有关的所有事情最终都会被媒体广而告之给公众。

OpenAI的领导层和员工越来越担心自己会被媒体描绘成“一群有效的利他主义者“。就在阿尔特曼被赶下台的两天前,高管和员工还在Slack上面讨论了这些担忧,其中就包括Sutskever。一位高管写道,OpenAI需要“提高”自己的“独立性”;意思是要让公司与有效利他主义运动之间拉开更多距离。

OpenAI在过去一年里失去了三位董事会成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Reid Hoffman,他是领英(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和OpenAI的投资者,已将他自己的公司卖给微软,对于创建OpenAI的营利性子公司的计划,他一直都是主要支持者。离开的其他董事还有Neuralink的高管Shivon Zilis和得克萨斯州前众议员Will Hurd。

这些人的离职使得OpenAI董事会向学术派和外部人士倾斜,他们对阿尔特曼及其愿景的忠诚度没那么高。

上周五,阿尔特曼在得知被解雇后立即飞回了旧金山。第二天,他在俄罗斯山(Russian Hill)的家变成了一个作战室,里面挤满了OpenAI的员工,包括当时的临时首席执行官Murati以及其高管团队的其他成员,一起策划阿尔特曼复职的事。

他们开始以一种协调一致的方式在X上宣传这场复职运动。当晚,阿尔特曼发推文称:“我太爱OpenAI的员工了。”数十名OpenAI员工转发了这条推文,并附上了爱心表情符号。

上周日早上,Murati向员工发出一份通知,称阿尔特曼将返回办公室。阿尔特曼到达后,拿着他的访客门卡在X上发了个鬼脸照,写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戴这种玩意儿。”

阿尔特曼、布罗克曼、Murati、战略主管Jason Kwon、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和其他领导团队成员花了一天时间与董事会谈判,为阿尔特曼的复职据理力争,并就新董事会成员提出建议。他们认为自己已取得了一些进展。其中,Salesforce前联合首席执行官Bret Taylor提出的一项建议得到了双方的认可。

但知情人士说,症结仍在于阿尔特曼希望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阿尔特曼还敦促解雇现在的董事会。

上述谈判一直持续到深夜,一盒盒的外卖食品送到教会区(Mission District)的办公室,来自多家新闻机构的记者在现场盯梢,严阵以待的架势堪比选举教皇的秘密会议。在办公楼里,员工们聚集在一起,有些人公然哭了起来。

冗长的磋商终于有了结果,但不是阿尔特曼。Emmett Shear被董事会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他是视频直播服务公司Twitch的联合创始人,直言不讳地支持放缓AI发展。

微软对这一决定未获事先通知,但当这一决定宣布时,纳德拉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计划:一位人士说,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将到微软,成立一个新的AI部门。

董事会随后向OpenAI领导团队发布了一份通知,表示坚持其决定,并认为阿尔特曼的“行为和缺乏透明度”已“破坏了董事会按照被授权的方式有效监督公司的能力”。

为了回击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各种说法,董事会还称,“这一决定与产品安全或保障、开发速度或OpenAI的财务状况无关”。

董事会表示,关键在于,这是一个治理问题,是这个架构独特的组织的董事会如何履行职责和推进使命的核心问题。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董事会通过Slack向员工发送了一条消息,宣布与Shear举行全体员工会议,但有几名员工用中指表情符号回复了这条消息。只有不到12个人出席了会议。整个周日都在等待一个解决方案的约200名员工涌出了公司大楼。

在大厅里,布罗克曼的妻子安娜·布罗克曼(Anna Brockman)哭着恳求Sutskever重新考虑此事;她于2019年在OpenAI的办公室里举行了婚礼,婚礼由Sutskever主持。

不久之后,Sutskever真的这样做了。

周日晚间,OpenAI员工连夜写了一封措辞激烈的公开信,扬言要辞职并跟随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去微软,除非董事会解散并恢复两人的职务,并任命Taylor、Hurd这样的人士为新的独立董事。到当日结束时,770名员工中的逾700人签署了这封公开信,其中包括Sutskever。

“我对参与董事会的行动深表遗憾,”他在X上写道。“我从未有意伤害OpenAI。我热爱我们共同打造的一切,我会尽我所能让公司重新团结起来。”阿尔特曼转发了这则帖子,并附上了三颗爱心。

周一晚间,纳德拉在CNBC的节目中表示,OpenAI需要新的治理结构,但他未排除阿尔特曼及其团队将留在OpenAI的可能性。

微软已经在领英旧金山办公场所的一个楼层安置了笔记本电脑和一堆堆GPU芯片,如此一来,一旦让OpenAI联合创始人阿尔特曼复职的努力失败,就可以安顿相关OpenAI团队。GPU芯片可提供AI背后的算力。

但董事会与OpenAI领导层之间的谈判仍在拖延之际,微软的这处办公场所目前还没有OpenAI员工。一位了解纳德拉想法的人士表示,微软的首选是让阿尔特曼重返OpenAI担任首席执行官。
■ 
                                                                                         
相关内容
OR
+
 
 读者评论:


分享:

每日头条
OR
+
最新资讯
OR
+
热门排行榜
OR
+